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色情>【熊雄烈火】(熊味馆)(全)

【熊雄烈火】(熊味馆)(全)-




  第一章公厕偶遇
  跟同事在饭店出来,已经是华灯初上,看一下表,八点多了,王刚犹豫一下,打车来到了市里劳动公园边上。他不是来逛公园的,他的目的是公园西面的一个公厕,那里是他在网上看到的在这个城市里的一个同志基地。
  一边慢慢的向公园西面走,他感觉自己胯下在膨胀,已经有半年多了吧,他来到这里以后一直就没有找过人玩,那年轻旺盛的精力累积的欲望让他现在的心狂跳着。
  装出无意的样子看一下在公厕边上显然是在寻找猎物的人,他走了进去。在外面,是小便池,一个人正站在池边,但裤子是没有解开的,看到他进来,看一下他,冲他笑一下,是一个戴眼镜的斯文青年,王刚进了里面,在一个便坑蹲了下来,因为这里正好被外面的路灯照到。
  刚蹲下,那个眼镜就跟进来,站在他边上的便坑暧昧的看着他,王刚没有理他。他喜欢的是那种成熟的,壮实的男人,不管是做与被做,那才是他喜欢的男人的激情。看他没有什么意思的眼镜无奈的走了,这时,一个人走了进来,看身影就是一个比较高壮的人,王刚看着他走到自己的边上,是一个中年人,冲自己笑一下,蹲在了自己的隔壁。
  王刚胯下的大鸡吧硬了,就是这样的男人,胖忽忽的,他激动地想着,怎么样可以钓上这个正当中年的男人。“兄弟,来一支吗”隔壁的人先说话了,王刚的心开心的象喝了糖水,探头看到了那人暧昧的笑脸,是个很端正的男人“谢谢大哥”王刚拿过他递来的烟,笑着谢了他。
  刚要跟他搭话,一个人走进来,是个瘦瘦的中年人,王刚装做没有看到一样,那瘦中年在他面前笑一下,低头看一下他的下面,显然被他下面粗硬的大鸡吧吸引住了,冲他笑着,一只手摸着自己的胯下。
  王刚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很主动的人了,他没有好气的看他一下,扭开头,瘦中年不死心的等了一下,只好走了。“呵呵,怎么,不喜欢呀”隔壁的中年人笑了,王刚也笑了“我喜欢胖点的,不喜欢瘦的”中年人笑了,站了起来,王刚也站起来,正看到中年人裤子上面一根已经硬了的大鸡吧,而且他的手正摸弄着那比一般人大的大鸡吧,诱惑的看着王刚。
  王刚有点透不过气来,他把自己裤子盖住的大鸡吧也露出来,中年人惊喜的哼了一声“恩,你鸡吧好大呀”王刚笑着,向他显示着自己的本钱。这时,门外有人的脚步声,两个人忙拉上了裤子,中年人先走了出去。
  王刚走出公厕,看到了中年人正在路对面的树下抽着烟,他走过去。中年人笑一下,递给他支烟“走,去里面坐会吧”说着,转身向公园门走去。一前一后进了公园,中年人也没有说话,带着他,一直向里走着,王刚想说话,但还是没有说只是有点激动的跟着他。
  走到一片几乎没有路灯的小树林,中年人站住,笑一下“坐一下吧”说着,在一个阴影下坐了下来。王刚把自己的烟给他一支,坐到了他边上“第一次来这里吧,以前没有看到过你呀”中年人看看他,笑着,王刚点点头“我来这里刚不到一年”中年人笑了“我说呢”说着,一只手伸到了王刚的胯下,抓住了他半软的大鸡吧。
  王刚哼一下靠在树上把腿叉开,让他摸的更方便“哥有点胖,你喜欢吗”中年人喘息着,摸弄着裤子下在胀大的大鸡吧,王刚舒服的哼一下,点点头。
  中年人激动的靠上来,很热的嘴贴到他脸上,亲一下“兄弟,哥喜欢你”那热乎乎的嘴就要去亲他的嘴,王刚扭开头“哥,我不习惯这样”中年人笑一下,抱住了他,开始去亲吻他的耳朵,王刚很舒服的哼一下,看样自己遇上个老手了,他伸手摸着中年人肉忽忽的胸脯,揉捏着“恩,兄弟,哥受不了”中年人骚浪的呻吟一下,爬在了他的胯下,去解王刚的裤子。
  王刚迟疑一下,还是让他把自己的裤子扒下去,急迫的中年人隔着内裤就去亲吻那把内裤高高顶起的大鸡吧,用舌头舔着,王刚也忍不住了,许久压抑的欲望早就让大鸡吧胀的难受,他自己扒下了自己的内裤,那根粗硬胀挺的大鸡吧挺出来,中年人激动的含进了自己的嘴里,疯狂的吮吸着,套弄着“恩——哥——恩——”王刚刺激的哼着,中年人口交的技巧很好,舌头滑滑的,玩弄的大鸡吧十分舒服。
  不知道是不是太激动了,他突然掀起了王刚的腿,低头去亲他的屁眼“恩——别——哥——恩——”王刚知道,舔肛在同志里是特别喜欢的人才会去做的,他想推开他,但被他滑滑的舌头舔弄的十分骚痒的屁眼让他只是舒服的哼着。松开他,中年人舔一下自己的舌头“舒服吗,兄弟”王刚点一下头,拉起了他,解开了他的裤子,连同内裤都扒下来,他那根硬了的大鸡吧已经流水了。
  王刚张嘴含住,显然洗过的大鸡吧还带着香皂的清香“恩——兄弟——哦——哥受不了了——恩——”中年人哼着,挺着自己的大鸡吧,在他嘴里抽动着,王刚一边给他口交,一边摸着他肉忽忽的浑圆的屁股,那是他的最爱,他用手摸着,揉着,捏着,中年人弓下身子,把屁股翘起来些,王刚的手摸到了他热乎乎的屁眼“恩——兄弟——哦——浪死哥了——恩——”
  中年人蠕动着自己的屁股,显然他很喜欢王刚对他屁眼的玩弄,王刚把手指弄上口水,顶到了那热乎乎的屁眼上,顶几下,慢慢的插了进去“哦——兄弟——恩——”中年人扶着树呻吟着,那显然不是很紧的屁眼应该是被很多人插过的,但肉忽忽的,王刚激动的玩着那肥美的小肉洞。
  中年人忍不住了,他推倒了王刚,跨到了他身上,抓着他粗大的大鸡吧,顶到了自己骚痒的屁眼上。涂些口水在自己的屁眼上,他蹭几下,向下一坐,那不是很紧的屁眼张开,大鸡吧慢慢干了进去“啊——宝贝——恩——操死哥了——恩——大鸡吧太大了——”难受般的哼着,扭动着。
  那粗大的大鸡吧被他一下坐到了根,哼着,扶着王刚的胸脯,适应着那粗大的大鸡吧“恩——宝贝——你把哥干死了——恩——”向王刚撒着娇一样的呻吟着,他开始扭着屁股,慢慢的上下动起来。王刚舒服的哼着,胀挺的大鸡吧被久违了的屁眼夹着的感觉叫他舒服极了,他没有动,任由中年人自己上下动着,他要慢慢的品位那美妙的性爱。
  两个人正玩着,一个人影在树后走出来,喘息声和脚步声让两个人一下停下来“没事的,我就看看”刚要分开的两个人看清了那个人,是一个中年平头,40左右,壮士的男人,王刚不自在的想推开跨坐在自己身上的中年人,他可不习惯被人看着与人做爱。
  但正在性头上的中年人显然不想就这样算了,他看着那个平头男人,自己摸着自己的胸脯,抬着屁股又开始上上下下的动起来“恩——宝贝——啊——大鸡吧操进哥肚子了——哦——”骚浪的呻吟不知道是叫给王刚听,还是叫给那个人听。
  王刚呻吟一下,在别人眼前做爱的异常刺激叫他的欲望极度的亢奋了,他抱着中年人圆圆的屁股,自己的大鸡吧开始向上猛挺着“啊——不- 恩——宝贝——啊——干死哥哥了——恩——”中年人被那粗大的大鸡吧顶的扭动着,骚浪的的哼着。
  他看到了边上那个平头中年解开的裤子下面那根黑忽忽粗大的大鸡吧“啊—
  —大哥——救救我——恩——大鸡吧操死我了——哦——救我呀——“他骚浪的伸着手,平头喘息着,靠了过来,看一下王刚,中年人已经抓住了他胯下胀挺的那根大鸡吧,含进了自己的嘴里,呻吟着,呜咽着吮弄着。
  王刚也看到了这个平头男人粗大的大鸡吧,以及他小腹上很多的毛,如果自己操的这个中年人还可以,现在这个平头就真的是自己最爱的熊了,壮壮的,特男人的那种。王刚看到了平头看自己的眼神,是渴望的激动的眼神,王刚冲他笑一下,他想向这个自己喜欢的男人显示一下自己的本钱。
  他让坐在这里身上的中年人起来,中年人不舍的松开嘴里的大鸡吧,把屁眼里的大鸡吧也抽出来,站起来,王刚看到了平头看自己胯下的激动。他让那中年人仰在了草地上,掀起他双腿,把自己粗大的大鸡吧在前面干进了他的屁眼里“啊——宝贝——大鸡吧干进肚子了——恩——你操死哥了——”这样的插入让大鸡吧插的更深,中年人顾不上平头的大鸡吧了,蠕动着,骚浪的哼着。
  平头靠上来,摸着中年人下面的大鸡吧,但眼睛却看着王刚,粗重的喘息声可以知道他有多激动,王刚呻吟一声,握住了他比自己小不多点的大鸡吧,平头呻吟一下,已经流水的大鸡吧在他手里动着。王刚的屁眼有点痒了,很久没有被人插的屁眼骚痒的让他呻吟着,在他还没有动作前,平头转身趴在了中年人的胸脯上,去玩着他的乳头,他跪着的屁股翘起来,正冲着王刚。
  王刚呻吟一下,摸着那比中年人结实但很圆的屁股,手指摸到了那到毛的屁眼上,平头蠕动着,就这样翘着屁股让他玩弄着。王刚把手上弄上口水,顶到了他屁眼上,慢慢的插了进去,紧迫的屁眼夹着他的手指收缩着。
  王刚玩着两个人的屁眼,比起平头紧迫的屁眼,中年人已经松弛了的屁眼叫他没有了那种快乐,他喘息着,抽出了自己的大鸡吧“啊——不——我要——来吧,哥要——”
  中年人骚浪的哼着,正被操的舒服的他怎么可以受得了。王刚拍一下平头的屁股,冲他挤一下眼,让出了自己的位置,但还抬着中年人的腿,平头笑了,跪在了中年人的胯下,把自己的粗大的大鸡吧顶到了中年人骚浪的屁眼上,中年人浪极的哼着,他是知道平头的大鸡吧的,而且这样走马换将的刺激更让他疯狂“恩——屁眼被哥俩操死了——啊——大鸡吧哥哥——恩——操死我了——”在他的哼叫声里,那粗大的大鸡吧已经一下干进了他不很紧的屁眼里。
  王刚没有走开,他在后面抱住了平头,手伸到他上衣里,摸着他带毛的胸脯,自己那刚干过中年人的大鸡吧顶在他屁股上蹭着。平头靠在他身上,舒服的哼着,扭回头,王刚亲到了他喘息的嘴上,两个人的嘴亲吻着,吮吸着“恩——兄弟——来吧——哥要你——”平头小声的央求着,用自己的屁股蹭着后面叫自己屁眼发骚的大鸡吧。
  王刚笑了,亲一下他,平头压在了中年人身上,把自己的屁股翘高些,王刚吐些口水在他的屁眼上,把自己的大鸡吧顶上去,蹭几下,一用力,大鸡吧顶开了他的屁眼,慢慢的干进去“啊——兄弟——恩——干死哥了——哦——轻点——啊——”在平头的呻吟声里,他的大鸡吧慢慢的干到了根。最下面的中年人哼叫着,两个人的重量让平头的大鸡吧最深处的干进他屁眼。王刚抱着平头的身子,开始动了,平头那紧迫的屁眼紧紧包裹着他的大鸡吧收缩着“啊——轻点——恩——兄弟——哥被你干死了——啊——”连在一起的三个人动着,呻吟着。
  中年人扶着树翘着自己的屁股,平头在后面把大鸡吧干进他的屁眼,王刚又在后面干进了平头的屁眼,三个人连在一起,当平头被前后的刺激弄的把自己的精液射进中年人的屁眼时,他那弹性极好的屁眼收缩着,夹的王刚大鸡吧一麻,他猛挺几下,深深干到根,他也射精了。
  已经被两个人插的浑身酸软的中年人清理了一下自己的下面,满足的走了,王刚和平头躺在草地上,满足的抽着烟,不时的看着对方笑一下。“兄弟,哥是在外面就跟着你进来的,哥喜欢你”王刚才发现这个中年平头就是自己离开公厕时进去的那个人,他笑了,亲一下他“我也喜欢你,哥”平头笑了,脸一红“你刚才差点操死哥,哥已经都好几年没有被人操了”
  王刚摸一下他还露在外面的屁股“哥,喜欢我的大鸡吧吗”平头脸红的点点头,王刚笑了,亲一下他“那想操我吗”平头笑了,抱住了他,亲着他的嘴,手抓住了他胯下还软着的大鸡吧,王刚哼一下,也抓住了他的大鸡吧,套弄着。两人的大鸡吧都硬了,王刚自己翘起了自己的腿,把自己的屁眼露出来,平头跪在了他胯下,把口水涂到了他的屁眼和自己的大鸡吧上,大鸡吧顶到了他屁眼上,蹭几下,一用力,顶开了他的屁眼干了进去“啊——哥——轻点——恩——太大了——恩——”
  已经很久没有被人搞的屁眼被粗大的大鸡吧插的几乎要裂开般的,王刚呻吟着,央求着,平头呻吟一声,不敢再动,等待着他的适应,慢慢的,慢慢的,粗
  大的大鸡吧整根的干进了他紧迫的屁眼里“啊——哥——你干死我了——恩——
  屁眼插开了——哦——“
  王刚骚浪的哼着,扭动着,很久没有被人占有的欲望爆发了,在那粗大的大鸡吧的插弄下,快乐的迎合着。平头中年被这个英俊健美的男人刺激的呻吟着,抬着他的腿,大鸡吧猛抽狠插,两个人缠在一起——。
  满足的跟平头中年走出公园时,已经是快半夜了“兄弟,我姓罗,你住什么地方,哥用摩托送你回去”姓罗的平头爱极的看着他,王刚笑了“哥,我就住附近,那么晚了,你先回家吧,我走5 分钟就到了”罗哥点点头,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他“这个是哥的电话和地址,你有时间就告诉哥,哥会想你的”捏一下他的手。
  王刚点点头,看着他骑上摩托走了,才招了一辆车,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把身上好好的洗一下,尤其是屁眼里罗哥的精液,他躺在床上,想着今天晚上的激情,开心的睡了。

  第二章办公室里的激情
  第二天,王刚坐在办公桌前时,又已经是一个精英白领职员了。他是半年多以前来到这家银行工作的,因为工作认真,人又很随和,再加上英俊健美,同事跟他的关系都很不错。把昨天的工作整理一下,他高兴的走进了行长办公室,对这个比他晚点来到这里的行长陈东生,他是有着十分复杂感觉的。
  陈东生,四十五岁,端庄稳重,虽然不是多英俊潇洒,但成熟男人的魅力在他身上体现的很完美,尤其是他略有些发福的身体,叫王刚哈了很久,但本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当然人家根本也没有说自己是同志,只是王刚自己一看到他就骚动。“放那里吧,小王,来这里那么久了,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陈东生笑着看着他,王刚的心跳加快“行长,你也知道,我比较懒的,可能对这里还没有你熟悉呢”陈东生笑了,“下班以后等我一下,陪我去吃饭”王刚的血液沸腾了,开心的点点头,他知道今天自己一天都没有什么心思工作了。
  急切的等到同事们都走了,才看到陈东生走出来“等久了吧,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坐到他自己开的车里,王刚的脑袋里开始幻想着晚上要发生的假设。
  陈东生带他来的是一家很高雅,很安静的餐厅,而且是包厢的那种“来先为了我们一起来到这里干一杯”在菜上来以后陈东生举起杯,王刚忙也拿起来“对了,小王,你比我早来这里不多久,不向他们老人,告诉我,你陈哥在你的眼里是怎么样一个人”微笑着,看着王刚,等待着他的回答。
  王刚笑一下“工作上讲,你应该是我见过比较有魄力的领导了,如果说缺点的话,好象就是在独断了一点,一点点呀”他的话叫陈东生笑了“小鬼头,我们今天不说工作,我想知道是在你眼里的我”王刚迟疑一下,看了一下他盯着自己的眼睛,“你是一个好男人,成熟潇洒,举止得易,是我很欣赏的那种”。
  陈东生高兴的笑了,举起杯,两个人喝下去“最重要的是,你不想一般领导那么风流,真不知道,你家我嫂子是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在这里的”王刚开玩笑的加上一句,陈东生看一下他“不是她放心不放心,是不会在意的,我是离婚以后才来这里的”
  王刚一楞“行长,不好意思呀”陈东生笑了“别叫行长了,以后没有人,叫我生哥就行”他拿起杯“兄弟,不知道是因为我们都是外地来的,还是因为什么,哥一直挺喜欢你的,来,今天晚上好好陪哥喝几杯”王刚忍着心里的喜悦,一下喝下去。
  虽然是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但在陈东生说出挺喜欢自己以后,王刚还是做出了决定,他找些开心的话题,陪着陈东生一杯接一杯的喝着。但他打算把他灌醉的计划失败了,不知道是因为经常有应酬,还是天生的,陈东生没有事时,王刚自己有点晕了,他只好改变了计划,他装醉了。
  看着脸红红,晕忽忽的王刚,陈东生叫来了服务员,把帐结了以后“兄弟,走吧,哥送你回去”王刚哼一下,被他扶起来,但就是走不动了,靠在他身上,陈东生只好扶着他,出了餐厅,来到自己的车边。费力的把他放在车里,他在另一面上了车,看着他英俊红润的脸,陈东生叹口起,忍不住伸手摸一下“恩——哥——”迷糊的王刚在他手上撒娇的蹭一下,陈东生的心一麻,低下头,亲了他一下。开着车子,向自己的公寓开去,他一边开,一边看着边上这个让自己心里躁动不已的小伙子。
  搂抱着软软的王刚,进了自己的公寓,直接把他放到了自己的卧室,王刚只是闭着眼,借着酒意还是装醉着。喘口气,陈东生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把眼睛睁开一点点的王刚激动的盯着他慢慢赤裸的身体,陈东生不是很高,但很结实,刚有点发福的身体没有过多的肌肉,但肉忽忽的,很性感,他现在身上只穿了一条黑色透明的三角内裤,把他胯下很客观的欲望勾勒的十分清楚。
  王刚的心开心的跳着,他知道,一个40多的男人是不会穿这样性感骚包的内裤的,他等待着。陈东生看看他,低头亲一下,转身进了浴室,王刚睁开眼睛,打量一下他的家,很干净,很整洁,听着浴室里传出的水声,他真想冲进去,抱住那个赤裸的男人,但他现在只可以等。就在他胡思乱想时,陈东生围着浴巾出来了,他手里拿条毛巾,来到床边,王刚闭好了眼睛。
  他感觉到了枨东生在开始脱他的衣服,闻着他身上沐浴露的香味,他嘟囔着,配合着他的动作,对于自己的身体,他是很自信的,长期在健身房锻炼以后的身体很结实,很健美,他可以听到陈东生兴奋的喘息声,最叫人叫绝的是,为了晚上的事,王刚特意中午回去换了条最性感的内裤,是那种只有几跟带子连着一小块纱状的特性感的内裤,那已经半充血的大鸡吧,把那薄搏的一小片纱顶起老高,可以清楚的看到他那褐色的大龟头,浓密的阴毛在边上露出来。
  陈东生几乎透不过气来,他盯着床上这个叫人欲望沸腾的身体,喘息着,他没有想过自己喜欢的这个年轻人会有这样性感的身体,尤其是胯下那一大包,应该是比自己的还要大。他努力叫自己不要太冲动,拿起湿毛巾,开始为他擦洗,但那根本就不是擦洗,到象是在爱抚,一边轻轻的擦,一边慢慢的摸。王刚差点呻吟出来,他极力的忍受着那美妙的刺激,但胯下的大鸡吧却已经高高挺起,尤其是当他摸弄到他的乳头时,王刚刺激的蠕动一下,吓的陈东生忙拿开手。
  他喘息着,盯着王刚胯下那颤动的把内裤顶起老高的大鸡吧,犹豫着,转身拿来了一把剪刀,他不敢给他去脱下来,慢慢地用小剪刀把那两条带子剪断,他呻吟一声,被撑开的内裤下,黑褐色的粗大胀挺的大鸡吧巨蛇般的挺起,那紫色的大龟头象乒乓球般大小,闪着欲望的光泽,随着他的呼吸,轻轻的颤动着。
  陈东生忍不住了,他喘息着,解开了身上的浴巾,他胯下粗大的大鸡吧早就硬的不象话了,而且在前面的马眼里浴巾流水了,他慢慢的上了床。轻轻的贴在那年轻火热的身体上,他慢慢的摸着那结实光滑的肌肤,抬起身子,伸出的舌头,开始轻轻的舔着他突出的乳头。王刚喘息着,不敢叫自己哼出来,他努力的回想着自己第一次被人舔弄的羞涩动作,他怕吓到陈东生。
  陈东生其实已经不注意什么了,他顺着王刚的胸脯慢满的向下亲吻,用自己的舌头舔过他每一寸肌肤,最后伏到他胯下,他呻吟着,没有马上去亲吻那颤动的大鸡吧,而是用舌头慢慢的亲吻着他浓密的阴毛,把那黑糊糊的阴毛都舔的贴在了他的皮肤上。
  这样,那根粗大胀挺的大鸡吧整个的显示出来,此时的王刚差点就忍不住了。
  陈东生的舌头轻轻的舔到了他紫色的大龟头上,慢慢的舔,轻轻的亲,那种酥麻与骚痒叫王刚忍不住的小声哼着,蠕动着。
  陈东生终于张嘴含住了那胀到极点的大鸡吧,亲吻着,吮吸着,上下套弄着,王刚呻吟着,不让自己扑倒他。看着被自己玩弄的更加胀挺的大鸡吧,陈东生犹豫着,爬起来,在床边拿过了一个小瓶子,挤出一些油来,涂到了自己的屁眼和王刚的大鸡吧上,王刚喘息着,等待着,在眼睛缝里看着他跨到自己的身上。
  陈东生呻吟着,把那粗大的大鸡吧顶到自己骚痒的屁眼上,蹭了几下,向下一坐紧迫的屁眼张开,那坚挺的大鸡吧慢慢的干进去“恩——喔——啊——”在他极力压抑住的呻吟声里,粗大的大鸡吧慢慢的套到根,那几乎把他贯穿的胀满和充实叫他痛苦又快乐的蠕动着。
  王刚忍不住的睁开了眼睛,“啊——哥——你——”他装出吃惊的样子,陈东生又羞又喜,一下抱住了他“恩——兄弟——哦——哥忍不住了——啊——哥爱你——恩——”王刚装出犹豫的样子,陈东生已经顾不上什么了,他胡乱的亲吻着他,下面的屁股开始慢慢的动着,紧迫的屁眼紧紧包裹着他的大几吧套弄着“恩——哥——这——恩——你好紧呀——”
  王刚还是抱住了他,摸着他光滑肉感的身体,陈东生已经顾不上羞涩了,他挺起了身子,屁股的动作加大了,用自己的屁眼夹着他的大几吧收缩着“恩——兄弟——啊——哥被你操死了——恩——舒服吗——”他呻吟着问,王刚喘息着,摸着他的乳头和屁股,开始把自己的大几吧向上顶“恩——哥——你好紧——啊——夹的好舒服——恩——”陈东生扭动着,已经适应的屁眼开动大起大落的套弄着,他胯下晃动的大鸡吧还是硬硬的抖动着——。
  百十下后,被粗大的大鸡吧操弄的浑身发软的陈东生已经无力再动了,他抱住了王刚亲吻着“啊——宝贝——哥被你操死了——恩——哥动不了了”王刚呻吟一下,抱着他,自己慢慢坐起来,就这样把大鸡吧顶在他屁眼里,把他放在床上,抬着他的腿,他坐在那里开始用大鸡吧在他已经松弛的批眼里抽动“恩——宝贝——你会把哥操死的——啊——”陈东生骚浪的哼叫着,全没有了平日里的潇洒与稳重,象个浪妇一样的向王刚卖弄着自己的风骚。
  看着被自己的大鸡吧插的一张一合的屁眼,王刚的欲望被刺激的更加亢奋,尤其是陈东生是自己领导的刺激,再加上他那肥美的屁眼一夹一松的舒服,他呻吟一声,抬着他的腿,自己跪起来,把他的腿压到他胸脯上,自己的大鸡吧深深的顶着,用力的干着“啊——不——恩——大鸡吧干进肚子了——啊——好弟弟——亲弟弟——干死哥哥了——”这样的姿势,大鸡吧插入的最深,那几乎被干穿的感觉叫陈东生迷乱的哼叫着。
  王刚一边插着这个喜欢的男人,一边摸弄着他的大鸡吧和乳头“舒服吗——恩——哥——喜欢让我操吗——”这粗俗的淫语叫陈东生又羞又浪,他向上迎合着,用力夹着屁眼,王刚干脆站起来,把他身体弓起来,大鸡吧整根的干进去。
  玩的性起的王刚,抽出了自己的大鸡吧,把他翻过来,跪在床上的陈东生骚浪的翘着自己浑圆的屁股,被插的张开的屁眼蠕动着,王刚的大鸡吧顶上去,一下干进去——。
  酥软的身体靠在王刚的怀里,陈东生撒娇的哼着“恩,臭小子,你差点就把哥操死了——恩——射那么多——”王刚亲一下他,摸着他汗津津的身体“怎么,不喜欢的话,以后我就不弄了”陈东生忙抱住他“不——不要——以后哥天天叫你操还不行吗”王刚知道他一定爱死被自己操了,他刚才可是把自己所有的手段都用上了,绝对会征服这个平日里很威风的上级的,他咬着他的耳朵“哥——你屁眼好紧——夹的我舒服死了”陈东生脸红了。
  王刚忙装出自己不解的样子“哥——你怎么会喜欢我的”陈东生苦笑一下“哥就是因为这个离婚的,哥喜欢男人,尤其喜欢你这样的男人,告诉哥,喜欢哥吗,喜欢跟哥在一起吗”王刚亲一下他笑了“喜欢,最喜欢操你屁眼,比操女人舒服多了”陈东生笑了,看着他“以后,哥就是你的人了,你什么时间想操,哥都给你”王刚抱着他,亲吻着。装出很害羞的样子,抓住陈东生还没有射的大鸡吧“哥——我——我也想试一下”陈东生笑了,亲一下他“宝贝,哥会轻点的,第一次会有点痛,你想要吗”王刚脸红的点点头。
  陈东生摸弄着他又一次硬了的大鸡吧,抬起他的腿,露出了他带毛的褐色的屁眼,他低下头,用自己的舌头刺激的舔着他还带着异味的屁眼“恩——哥——啊——好痒——恩——不——啊——”王刚舒服的呻吟着,骚痒的屁眼蠕动着。
  陈东生把他屁眼的里外都舔了个够,拿过了润滑油,涂到了那蠕动的屁眼上,用手指慢慢的摸弄着,轻轻的把手指插进去“啊——哥——慢点——恩——”王刚装出很羞涩,很紧张的样子,呻吟着。但进入了2 根手指时,紧迫的屁眼没有那么紧了,陈东生把手指抽出来,把自己胀硬的大鸡吧也涂上润滑油,顶到了他的屁眼上“恩——哥——你要轻点——哦——哥——你要疼人家的——啊——”
  在王刚的呻吟声里,粗大的大鸡吧已经慢慢的顶开了屁眼,徐徐干了进去,王刚装出天空的样子扭动着“啊——不——好疼呀——啊——哥——恩——”陈东生呻吟一下,那紧迫的屁眼夹着自己的大鸡吧好紧好紧——。
  第二天,陈东生醒来时,身边的王刚已经不在了,只是在凌乱的床上留下了昨天晚上的疯狂,摸一下还隐隐做痛的屁眼,陈东生笑了。进了浴室洗一下,在有点红肿的屁眼上涂点药,他回到房间,才看到桌子上已经弄好的早餐和一张纸“哥,我去上班了,你好好休息一下,刚弟”陈东生笑了,开始穿衣服,一下看到了床边被自己剪坏了的王刚的内裤,拿起来,在鼻子上闻一下,放到了衣柜里。
  王刚今天很开心,十分开心,一想起昨天晚上的事,他就忍不住笑了,他好象一共干了陈东生4 次,他只做了王刚一次,尤其是自己装出第一次被人开苞的情况下,陈东生又爱又喜的样子,他现在看到天空的感觉都是那么蓝,周围同事是那么亲。
  当他看到陈东生进来时,忙低下头,陈东生路过时,看他一下,笑了,进了里面。“叮呤呤”电话响了“小刚,中午别去食堂吃了,我定了饭的,来我这里吃吧”是陈东生打来的,很快就挂了,王刚笑了。
  看同事们都去吃饭了,他来到行长办公室,敲一下门,走进去。在沙发边的茶几上,摆着几个盒子,陈东生正做在办公桌后看着他笑着,王刚脸一红。抱着他亲一下,陈东生拉着他,坐到沙发上“还疼不疼”王刚脸红的摇下头,陈东生小了“年轻真好,你把哥操的都肿了”
  王刚抱着他,亲一下“哥,你真好”陈东生小了“快吃吧,你弄的早餐很好吃”打开茶几上的饭盒,他给王刚拿过筷子,夹起一块鸡肉,王刚脸红的吃下去,陈东生一下抱住他,亲着他。一边缠绵着,一边把丰富的菜吃了,陈东生把自己的茶杯递给他,自己把饭盒收拾好,看一下满足的王刚笑了,在桌子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他“是不是没有回去穿,里面光着的吧”说着,坐在他边上,手伸到他裤裆里。
  王刚脸一红“太晚了,没有来得及”陈东生已经解开了他的裤子,果然,他里面是光着的,那粗大的大鸡吧没有拘束的露出来,陈东生一下低下头,含在了嘴里,亲吻着,吮吸着“恩——哥——别——让人看到——恩——”王刚哼一下,想拉开他,但刚尝到异味的陈东生怎么舍得“没有事的,别人不敢进来的”
  他说着,已经跪在他的胯下,扒下了他的裤子,抓住那已经开始变硬的大鸡吧,刺激的吮吸着,套弄着,王刚打开了他给的盒子,里面是两条高级的纱内裤,一黑一白,都是透明性感的那种,显然是他给自己买的。“恩——宝贝——哥忍不住了——哦——”在办公室里的刺激让陈东生格外亢奋,他解开了自己的裤子脱下来,胯下的大鸡吧已经流水了,他跨坐到了王刚的身上,抓着他的大鸡吧就往自己的屁眼里顶“恩——哥——别——恩——”在王刚无力的央求下,那粗大的大鸡吧已经在他口水的润滑下,徐徐系干进了他还有点肿的屁眼里——。


  第3章出墙
  王刚挺满意自己现在跟生哥的事,他知道陈东生很喜欢自己,除了在工作上不好帮自己什么,在生活里,真的象个老婆,象个大哥一样的对自己,尤其是做爱,只要为了王刚,叫他怎么做都可以。王刚感觉他也很不错的,虽然自己知道不那种可以很专一的人,但现在,他很开心。
  这一天,下班以后,他正等陈东生的车一起回去他那里,车开过来,他上去以后,陈东生笑了“今天晚上带你去吃饭,我的一个朋友来了”王刚笑了,陈东生抓住他手捏一下“是省行的,跟哥很铁的”王刚点点头,因为前几天陈东生跟他说过,上面有意思调他去省行的。
  车来到市里豪华的大酒店,看样是已经定好了包厢,陈东生打着电话带他先进了安静的小包厢。“怎么,没有别人了”看到房间里只摆了4 个人的餐具,王刚一楞,陈东生笑了“是私人性质的吃饭,只是老吴和他的司机”。刚坐下一会,两个人在服务员带领下,进来了,是一个中年人和一个30多的平头,已经发福的中年人很暧昧的眼睛看着王刚笑一下,色眯眯的样子让王刚感觉到什么。“这个就是小王,叫吴哥就可以了,那个是肖师傅”
  陈东生给介绍一下,王刚对那个很结实很健壮的肖师傅倒是很喜欢,是那种很男人的一个司机,而且陈东生跟老吴坐一起,他刚好挨着肖师傅坐,两个人笑一下。
  “来,今天先为了2 位的到来,我跟小王就算给你们洗尘了”陈东生举杯,先带头,三个人也跟着拿起来酒。对于陪着人吃饭,王刚的不介意的,而且也不是第一次,但就是老吴那色眯眯的眼睛,叫他有点不喜欢,还好,身边的肖师傅让他很舒服。“来兄弟,哥是客,你是主,可要对哥关照了”肖哥拿起杯笑着,王刚脸一红“你们都是我哥哥,以后是我要哥哥们多关照了”另两人也笑了,酒桌上的气氛很随便,王刚也就很开心的陪着三个人。
  肖哥拿出烟,一下把打火机掉到了下面,他伏下身子去拿,但一只手却抓住了王刚的大腿,虽然拿起了打火机,但那只手却没有拿开。王刚感觉到了那只手在有意无意的摸着自己,他看到了肖哥眼睛里的笑,自己的心骚动起来。对面的两个人小声的说着工作上的一些事,但这边的桌子下面,肖哥的手已经摸到了王刚鼓起的胯下,隔着裤子摸着他刺激的硬起的欲望。
  王刚想推开,但看到对面两人没有注意,也就任他摸着,而且这样的感觉叫他很刺激。肖哥捏了一下他那胀硬的大鸡吧“兄弟,带哥去方便一下”王刚意识到他什么意思,心跳的起来,用手挡着自己的裤子中间的鼓包。
  一进卫生间,肖哥一下抱住他,把他推进了带门的大便间里,抓住他胯下还硬硬的大鸡吧,带胡子的嘴在他脸上,嘴上亲着“恩——哥——别——恩——”
  王刚小声的挣扎着,但更象是迎合的蠕动着“兄弟,哥喜欢你,哥忍不住了”
  肖哥喘息着,蹲在地上,解开了他的裤子,透明内裤下胀硬的大鸡吧叫他激动异常,他隔着内裤亲吻着那比一般人大很多的大鸡吧,用舌头舔着“恩——哥——叫人看到——喔——”王刚靠在墙上,小声的哼着。肖哥扒下了他湿透的内裤,张嘴含住了那粗大的大鸡吧,卖力的吮吸着,套弄着,恨不得一下吃进自己肚子里。
  王刚呻吟着,一下听到卫生间门的声音,忙拉起他,肖哥笑着,亲着他,把他的手拉到自己解开的裤子里,王刚听着外面人小便的声音,手摸到了他胀硬的很粗大的大鸡吧。外面的人出去了,肖哥按着他蹲下去,把自己黑褐色的大鸡吧塞进了他的嘴里,王刚哼一下,吮吸着,舔弄着那比自己的小不多点的大鸡吧。
  被舔弄的舒服的肖哥一边摸着自己的乳头,一边哼着,突然拉开他,一条腿支到马桶上,转身翘起了他结实浑圆的屁股,王刚看到了他多毛的蠕动的屁眼。
  迟疑一下,王刚扒开他的屁股,舌头舔到了那带着刚洗过不久,带着沐浴露香味的屁眼上“恩——兄弟——好舒服——痒死哥了——”肖哥浪极的小声哼着,王刚知道这个外表很男人的肖哥应该是喜欢被人操的0 ,也知道了那个老吴应该也是同志。
  “恩——宝贝——来——操哥吧——恩——个屙人不住了——”骚浪的扭着屁股的肖哥一边套弄着自己的大鸡吧,一边央求着,王刚没有犹豫的站起来,吐些口水在他的屁眼上,把自己的大鸡吧顶上去,一用力,不是很紧的屁眼一开,大鸡吧一下干了进去“啊——呜呜——恩——”哼一下,马上闭上嘴的肖哥舒服的呜咽着,那弹性很好的屁眼夹着大鸡吧收缩着,扶着马桶,蠕动着被插的屁股。
  王刚哼一下,跟陈东生不同,肖哥应该是经常运动的屁眼没有那么松,尤其的很有技巧的夹收,包裹着大鸡吧十分的舒服,他摸着他结实的屁股,大鸡吧开始抽动,被这粗大的大鸡吧插弄的肖哥几乎忍不住叫起来,那种胀满,那种充实,他胯下的大鸡吧被操的胀硬异常。
  门外又有人进来了,两个人忙停下来,还是个小便的,肖哥看样的被插的很爽,不甘寂寞的用自己的屁眼夹弄着深深干到根的大鸡吧,王刚捏一下他的屁股,听着那人开门出去了。“快——恩——操死哥吧——啊——大鸡吧干进肚子了——啊——”肖哥又发骚了,向后迎着挺着屁股,王刚忍不住猛力的插着——。
  正在激情里的两个人,没有再拉住门的锁,门一下开了,老吴色色的眼睛激动的站在门口。王刚一下停下来,脸红红的,肖哥笑了,十分不舍的把王刚的大鸡吧放出来“死东西,吓死我了”也没有擦一下后面,就提上裤子,走出去。王刚刚要提上自己的裤子,老吴挤进来,一下抓住了那刚在肖哥屁眼里抽出来的大鸡吧“恩——哥——别——”王刚小声的央求着,老吴喘息着,套弄着那滑腻粗大的大鸡吧“兄弟,是不是不喜欢哥,只给你肖哥玩”王刚脸红了,不动了。
  老吴呻吟一下,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扶着马桶翘起了他白白的浑圆的屁股,抓着王刚的大鸡吧顶到了自己的屁眼上“恩——宝贝——哥也要——恩——”王刚呻吟一下,抱着他屁股,大鸡吧一用力,没有润滑的情况下,一下干进了他不很紧的屁眼里“啊——宝贝——操死哥了——啊——屁眼操开了——”骚浪的哼着,因为没有润滑,这一下干的他应该很痛的,王刚没有再动,等着他适应下来。
  “恩——宝贝——你好狠呀——恩——,哥差点被你操死——”幽怨的看他一下,老吴开始发浪了,肥美多肉的屁眼包着大鸡吧收缩着,王刚哼一下,慢满的插弄着。
  比起紧迫的肖哥,老吴的屁眼显然是被人插松了,虽然收缩的技巧很好,但王刚却没有那么爽了,任老吴怎么发骚,怎么夹,但大鸡吧就是没有要射的意思,老吴只好放开了他,幽怨的眼睛看着他,提上了自己的裤子“是不是操哥不爽,还是想你老肖那骚货”王刚提上裤子,脸红了“不是了,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老吴抱住他,亲一下“那晚上陪哥吧,我和他一起伺候你”看王刚没有说话,他笑了“是不怕你陈哥不高兴,他已经答应了”王刚一楞,知道了今天晚上这顿饭显然是已经安排好的,他没有说什么,笑一下,先出去了。
  他没有回去包厢里,一个人走出了酒店,他不是不可以为了他去陪别人玩,但是学习的他有种被人出卖的感觉,他走在夜色里的马路上。电话响了,是陈东生打来的,他没有接,关机了。而且他也知道,在自己的心里,陈东生的位置变了,那么自己呢,他不知道。
  一连几天,他都没有理陈东生,在陈东生表示,他也不去省里了,就在这里陪着他的话说出来,王刚觉的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点。陈东生笑了“宝贝,不是因为你,哥也想过了,与其去省行做个上压下挤的人,还不如我在这里山高皇帝远呢”王刚笑了,陈东生也笑了,但王刚知道,他们再不会象以前那样了。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今天替同事顶班的王刚习惯性的问下一个顾客,“不知道请你吃饭,可以吗”他一楞,抬头看一下,是一个穿着制服的只能警察,他一下迟疑了,是那个在3 个月以前,他在劳动公园里遇到的那个平头中年人,好象是记得他是警察,但他给自己的名片早叫自己扔了。他犹豫一下,叫过同事顶上班,他在内部门走出去,带他坐在了角落里的沙发(违规词)(违规词)上。
  警察看着他,眼睛里有幽怨,有渴望“还记得哥吗”王刚脸一红,点点头,他其实是王刚很喜欢的那种男人,但王刚知道,在那种地方遇到的人,是不好谈感情的,所以,他很快就忘了他。“哥,我把你的名片弄丢了,怎么找也没有找到”
  他心虚的先解释着,中年警察笑一下“这次可别丢了”说着又递给他一张名片“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副队长:罗天明”王刚笑一下“这次绝对不会丢的”罗天明也笑了“有时间吗,哥请你吃饭”王刚刚想拒绝,看到他眼里幽怨渴望的眼神,心一软“哥,你等我一下”他回到里面,跟同事交代一下“走吧,罗队长”罗天明笑了,两个人出了银行。
  在服务员送上菜,出去以后,罗天明拉住了他的手“兄弟,你是不是不喜欢哥”王刚脸一红“不是的——哥——”罗天明看着他,王刚只好把自己的顾虑告诉他。罗天明笑了“我说呢,我等呀等,就是等不到你的电话,哥也是鬼使神差的去的那里,就遇上你了,来,为了我们的缘分”说着举起杯,王刚也笑了。
  “对了,哥,你是怎么找到我的”王刚好奇的问,罗天明脸一红“我是请同事帮我查的外来人员登记查到的,哥来过2 次了,没有看到你,今天哥真的很开心”
  王刚看着他激动的眼睛,心里热乎乎的。有点酒意的罗天明拉住他的手,渴望的看着他“兄弟,你知道吗,哥都有几年没有被人动过后面了,那次见了你,哥就忍不住了,哥过后疼了一天”说着,脸先红了,王刚想起他那紧迫的屁眼,和他在自己操弄下骚浪的样子,胯下的大鸡吧一下硬了,罗天明看到了他的反应,手一下抓住了裤子中间那高高的鼓包“恩——哥——别——叫人看见——”王刚小声的哼一下,罗天明摸着裤子下那粗大的大鸡吧“恩——兄弟,哥想要——”
  说着,他脸红了。王刚想起他那根跟自己差不多粗大的大鸡吧,想起了大鸡吧插进自己屁眼里的胀满,他呻吟一下,跟陈东生在一起不曾有的亢奋让他的大鸡吧更硬了。罗天明忍不住了,他伏到他胯下,解开了他的裤子“恩——哥——别——”
  王刚无力的央求着,已经被他把裤子扒开,那根粗大胀挺的大鸡吧挺出来,罗天明激动的亲吻着,含进了嘴里,吮吸着“恩——哥——别在这里——恩——”
  王刚呻吟着,努力不叫自己哼出来。罗天明呻吟一下,抬起头,带着口水的嘴亲到了他的嘴上,两个人摸着对方的身体“宝贝——恩——哥忍不住了——哥想要”
  罗天明咬着他耳朵,脸红的央求着,王刚点点头。
  罗天明带着王刚来到一家很安静的宾馆,开了一个房间,一进门,他就抱住了他,压在床上,亲着,舔着“恩——宝贝——哥开心死了——哥好喜欢你——”
  喘息着,他解开了王刚的衣服,脱下他的裤子时,结实的身体上只剩下一条透明的小内裤了,那粗大胀挺的大鸡吧把那薄薄的纱片顶起老高,罗天明伏下头,隔着那层纱亲吻着那叫自己念念不忘的大鸡吧“恩——哥——来吧——恩——”
  王刚呻吟着,蠕动着,他开始去解罗天明的衣服,罗天明抬起身子,把身上的制服迅速的扒下来,露出了他健壮多毛的身子。王刚是第一次看清楚他的身体,可能是经常锻炼,他的肌肉还没有松弛,虽然有点发福,但更多了种成熟男人的饱满,尤其是他胸脯和小腹上的体毛,看上去真的很男人,很性感。
  他扒下了身上最后那条内裤,浓密的阴毛里黑忽忽的那根大鸡吧翘出来,他跪在王刚的边上,把自己的大鸡吧送到他面前,王刚呻吟着,抓住大鸡吧,亲吻着,含进了嘴里,吮吸着。罗天明倒跨在他身上,头伏在了他的胯下,两个人成“69”状互相玩着对方的大鸡吧——。
  被欲望弄的忍不住的罗天明爬起来,拿过了在路上买的润滑油,跨到了王刚的身上,把润滑油涂到恶劣自己的屁眼和他的大鸡吧上,握着大鸡吧顶到了自己骚痒的屁眼上,蹭几下,向下一坐,紧迫的屁眼张开,大鸡吧徐徐干了进去“啊——宝贝——恩——来吧——啊——好好疼哥吧”那蠕动的,紧迫的屁眼收缩着,紧紧包着大鸡吧慢慢的干到了根,他抱着王刚哼叫着,那被大鸡吧几乎撑开的屁眼收缩着,王刚呻吟着,抱住了他,摸着他结实健状的身体——。
  王刚的大鸡吧开始在他已经适应的屁眼里插动,一边玩弄着他被欲望刺激的
  胀硬的大鸡吧“啊——宝贝——操死哥了——恩——哥是你的了——我的好弟弟
  ——“
  跨坐在他大鸡吧上的罗天明已经没有了穿着制服时的威严,雄壮的身体淫浪的扭动着,只是胯下晃动的硬挺的的大鸡吧才让人感觉到男人被操时那异常的淫荡与刺激“恩——哥——你夹死我了——啊——我要你——”王刚呻吟着,抱着浑身发软的他,坐起来,让他仰在床上,自己抬着他的腿,大鸡吧猛力的在他屁眼里插着——。


  第四章诱惑同居的人
  王刚在罗天明身上体会到了在陈东生身上没有的激情,不要说他的警察制服了,看着罗天明那比陈东生更健壮更男人的身体在自己的大鸡吧下呻吟的样子,真的很叫人亢奋。而且自从跟陈东生在一起以后,他几乎很少想操王刚,都是叫王刚用粗大的大鸡吧操自己,而罗天明不仅被操的很舒服,粗大的大鸡吧操起王刚也是很猛的。
  再发生了上次的事以后,王刚已经很少去陈东生那里了,他自己也知道是因为什么,但现在有了罗天明,就开始不怎么方便了。因为罗天明是有家的人,而王刚是住在单位宿舍的,每次两个人见面,都是去开房间的,一次就要200 多,王刚想去租房子住。
  陈东是是很赞成的,以为这样自己就可以经常去他那里了,罗天明也很高兴,并且说房子的钱他出,王刚开始找房子了。在广告上看了几家,同事也介绍了几个,但不是很差就是太贵,他都不是很满意。这时,他想到了网上的出租信息,就在工作之余上网看一下,在里自己银行一站的地方,还真有个出租的房子,价位也不贵,他决定去看看。
  到了地方,王刚才知道,地方很不错,楼层也可以,只是要合租的,怪不得不贵。他刚要告诉房东不适合,那个已经有人住的房间门开了,一个30多岁粗壮结实的男人穿着一条内裤走出来“小张呀,是不是打扰你睡觉了”房东跟那人打着招呼,王刚却盯上了那人的身体,很端正的平头,有点络腮胡子,配上粗壮的身体,很男人,尤其是他那被高高支起的内裤下顾顾的一大包,可以想象出他下面东西的粗大。
  身体上没有什么毛,但内裤边上露出的阴毛可是很可观的。“没有事,是要租房子的吧,可别是上次那样的了”粗壮的平头一边说着,一边看一下王刚,笑了,露出很白的牙。王刚也笑一下,他决定了,就租这个房子了。下面的事就简单了,他说因为不知道是合租,感觉房租比较高点了,姓张的平头抽着王刚给的烟也为他说了几句话,就这样,王刚开始了跟张哥的合租同居生活。
  因为没有什么东西,他没有让罗天明帮他,自己一个人就把东西搬好了,把房间好好的整理一下,他满意的看着自己新的窝,笑了。想起他迷人的室友,他听着外面客厅里的电视声,迟疑一下,穿上自己最性感的,一条透明的内裤,他出了房间。“呵呵,兄弟,搬来了,怎么不跟哥说一下,哥帮你弄呀”沙发上的张哥还是只穿着内裤,一边抽烟一边看着电视,笑着跟他打招呼,眼睛一下看到了王刚身上那普通人根本没有见过的透明的内裤。
  那是罗天明送他的,黑纱的,可以将他胯下粗大的大鸡吧一览无余的那种,配上他结实的身体和英俊的外表,说多性感就多性感。“没事的,哥,只是一点衣服,我先去洗澡了”说着,笑一下,在张哥的目光下,走进了浴室,那被黑纱紧包的屁股可以感觉到张哥灼热的眼神。
  张哥是开出租车的,30多了,还没有结婚,人很直爽,也很热情,在他搬来的第2 天,就拉他到楼下的小吃店喝酒。王刚可以感觉到,他不是同志,不知道是不是诱惑直男的刺激,王刚现在的心里都是怎么可以诱惑这个粗壮的男人。张哥在家里都是只穿一条内裤的,每次看到他那粗壮的身体和胯下那一大包,王刚的心都骚痒痒的,他也学着他,到家就穿着他性感的内裤在张哥眼前晃动。
  他没有让陈东生和罗天明来这里,感觉有点早,怕吓到了这个开车的熊哥,但发生的一件事,他知道,是时候进行下一步了。那是他特意把自己换下来的内裤放到卫生间以后发现的,那天,他回来时,张哥已经出着走了,他准备要洗衣服时,看到了他放在卫生间里的黑色内裤上还没有干涸的一片印记,闻着那带着男人特有的腥味的精液味,他笑了,脱下内裤,套动着被这刺激的胀挺的大鸡吧,把自己浓浓的精液也射到了张哥的精液上。两天后,他又发现了同样的精液,他打算进行他的下一步了。
  在知道今天晚上张哥不出车后,他决定带陈东生回家,比起穿着警察制服的罗天明,没有什么威严的陈东生好象更没有什么压力,而且他叫床的感觉很骚很浪。带着有点兴奋的陈东生回到家时,张哥正穿着内裤,自己在沙发上喝啤酒“回来了,我说怎么没有等到你,还打算叫你陪我喝酒呢”
  他笑着打量一下陈东生。王刚笑了,让陈东生进了自己的房间“我跟同事一起吃的,下次你打我电话就是了,一起了”张哥笑了,看一下里面,挤一下眼“那是你同事吗,象个老板吗”王刚笑了“是我老板,你慢慢喝着,我回屋了”
  留下了想什么的他,回了自己的房间。一进门,就看到陈东生已经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正等着他,他笑了,关上门,但他知道,门窗户上他特意留的一个小洞,是可以把里面的灯光露出去的。看着正渴望的看着他,摸弄自己已经硬了的大鸡吧的陈东生,他笑着,脱下了衣服。陈东生一下抱住了他,激动的亲吻着“恩,宝贝,都快一星期没有给哥了——恩——”
  饥渴的他缠上了王刚,灵活的舌头开始舔弄他的耳朵,脖子,王刚摸着他越来越发福的身体,胯下的大鸡吧硬了,陈东生伏下去,开始吮吸那叫他爱极的大鸡吧。
  王刚扳过了他的腿,两人成“69”式的互相玩着对方的大鸡吧“恩——宝贝——啊——哥受不了——恩——”夹着屁眼里王刚的手指,陈东生已经是骚痒难耐,他爬起来,跨在了王刚身上,拿过了床边的润滑油,涂到自己的屁眼上,把大鸡吧顶上去,向下一坐,大鸡吧顶开了屁眼,干进去“啊——宝贝——恩——哥要——啊——操死哥哥吧——”骚浪的陈东生开始叫了,摸着自己的乳头,扭着身子,夹着大鸡吧上下动起来。
  王刚要的就是让他叫,叫的越骚越好,他摸着陈东生的胸脯,自己的大鸡吧开始向上顶“恩——好哥哥- 夹——夹死我了——恩——我操——操死你”他配合的说着淫话,刺激着陈东生的欲望。仿佛坐跨在马上的陈东生被那粗大的大鸡吧顶插的已经浑身发软,只有胯下的大鸡吧硬硬的,晃动着“啊——宝贝——大鸡吧顶进肚子了——恩——你把哥操死了——”不管是有意无意的两个人疯狂的动着,叫着——。
  第2 天,上班走时,王刚特意没有把门锁上,当他下班回来时,房间里还是昨天晚上淫亵,凌乱的床上地下,都是做爱后的纸团和痕迹。他拿起地上自己昨天晚上脱下的内裤,上面那一片精液的印记,让他暧昧的笑了。当张哥再看他时,他可以清楚感觉到张哥眼睛里多出的那种欲望,他决定再下一剂猛药。
  星期天,他知道今天张哥休息的,躺在床上,他拿起了电话,是打给罗天明的,撒娇的告诉他,自己正光着身子在床上时,罗天明告诉他,自己马上就到。
  放下电话,王刚特意出了房间,弄开电视,先去洗一个澡“兄弟,今天休息了呀”
  张哥开门,露出他只穿着内裤的身体,显然是被吵醒的“啊,哥,我忘了,你去睡觉吧,我朋友马上就来了,我回房间了”说着,关了电视,看一下张哥裤下内裤中间的鼓包,回了自己的房间。
  想着他听到自己朋友要来时,眼睛一亮的样子,王刚淫亵的笑了,把身上的内裤脱了,拿出了陈东生买的那根假鸡吧。那是他要他买的,好象陈东生也喜欢用这样的淫具玩刺激的游戏的。他仰在床上,叉开了腿,摸弄着自己已经硬了的大鸡吧,把腿抬起来,把润滑油涂到自己的屁眼上,他把那粉红色的假鸡吧顶到了自己发痒的屁眼上,想象着如果是张哥那应该很粗大的大鸡吧在操自己的样子“恩——哥——我要——恩——”粉红色的假鸡吧慢慢的顶进了他紧迫的屁眼,呻吟着,他弓着身子蠕动着——。
  罗天明用王刚给的钥匙进来时,就看到王刚仰在床上,呻吟着,蠕动着,在他翘起的胯下,那粉红色的假鸡吧在他屁眼里插弄着,罗天明激动的扒开身上的衣服“恩——哥——啊——我要你——啊——”王刚淫浪的哼着,刺激的罗天明胯下的大鸡吧胀硬异常,他跨上床,跨在了王刚身上,含住了他的大鸡吧,而他的大鸡吧则落在王刚的脸上,两个人“69”互相套弄着对方的大鸡吧,罗天明还用手用那假鸡吧玩着王刚的屁眼。
  就在房间外面的张哥偷偷的看进来时,就看到了王刚夹着屁眼里的假鸡吧,把罗天明的腿抬着,正把他的大鸡吧干进罗天明的屁眼里“啊——宝贝——大鸡吧操死哥哥了——恩——”几天没有被操的罗天明呻吟着,紧迫的屁眼夹着大鸡吧收缩着,王刚刺激的挺着大鸡吧,在他收缩的屁眼里猛力的插着,顶着,自己屁眼里的大鸡吧蠕动着。
  淫亵的一切叫门外的张哥喘息着,紧紧抓着自己内裤下几乎胀破的地方,他仿佛可以感受到那粗大的大鸡吧插进屁眼里的那种胀满和充实,如果说第一次见到王刚和陈东生两个男人连在一起是震惊,第二次见到两个健壮的男人又连在一起,就是疯狂的亢奋和刺激。
  他看着王刚用几个姿势干着那个中年男人,一边自己套弄着自己那根胀的难受的大鸡吧,当那个中年男人把他粗大的大鸡吧替代假鸡吧干进王刚的屁眼时,他咬着牙,抖动着,一股股浓浓的精液狂喷出来——。
  因为要上班,罗天明激情以后,满足的走了,王刚躺在凌乱的床上,酥软的身体弓着,在他的屁眼里全是罗天明的精液。今天的罗听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到刺激,被他干了2 次,也干了他2 次,弄的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动了。
  门一下开了,张哥不安又激动的站在门口,看着床上那淫亵的画面,王刚看到他,也看到了他胯下一条透明的黑色内裤下粗大硬挺的大鸡吧,他笑了,绻起一条腿,露出了自己溢满了罗天明精液的屁眼。
  “弟弟,你——要不要哥帮你洗一洗”张哥吱吱呜呜的小声的问,他想进来,又不敢进来,王刚伸出了手“哥,抱抱我”张哥喘息着走进了,胯下的掩盖不住的大鸡吧顶的内裤几乎要破开,王刚呻吟一下,摸到了那已经把内裤湿了的大鸡吧,隔着内裤摸着那比自己好象还要粗大的大鸡吧“恩——哥——想要吗——”
  那诱惑人的呻吟声里,他抬起身子,他的嘴亲到了那已经流水的大鸡吧上,他舔着那被内裤包住的大鸡吧,用手摸着张哥粗壮的大腿。张哥喘息着,感受着胯下那美妙的刺激,他哼一声,自己扒下了自己那条新买的内裤,一根黑褐色,粗大的大鸡吧巨蛇般的挺出阴毛,王刚呻吟着,张开嘴,含进嘴里,亲吻着吮吸
  着
  “恩——兄弟——恩——”第一次被男人这样刺激的张哥浑身发抖,摸着王刚的头,胀极的大鸡吧向他嘴里挺着。王刚呻吟着,吐出了那青筋爆起的大鸡吧,仰在床上,抬起了自己的腿,那刚被人干过,还带着精液的批眼蠕动着,呈现在张哥面前“啊——哥——来吧——恩——操我吧——”
  王刚淫浪的哼着,张哥忍不住了,他掀着他的腿,自己胀极的大鸡吧顶上去,一用力,粗大的大鸡吧顶开了他已经被干松的屁眼,干了进去“啊——哥——你操死我了——恩——大鸡吧干进肚子了——”如果不是刚被罗天明把屁眼干松了,他想自己一定会被张哥粗大的大鸡吧干死的,那种胀满,那种撕裂般的充实,仿佛叫他回到了自己被人第一次开苞的时候。
  张哥呻吟着,紧紧抱着了颤抖的他,那被屁眼紧紧夹住的大鸡吧叫他酥麻到了骨头里,他开始挺着大鸡吧在那收缩的屁眼里的抽动——。


  第五章陈东生与张哥
  王刚把张哥勾引上床,他被这个粗壮的男人占有了,征服了。那天他只记得被张哥干的他屁眼火辣辣的,以至于第2 天上班时,走路都有点难受。比起罗天明,他更愿意被这个男人这样的干,就因为他比罗天明的鸡吧大,比他猛。
  下班了,他推了陈东生想一起吃饭的想法,只想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回到家时,看到了张哥讨好的笑脸和茶几上已经弄好的饭菜“回来了,兄弟,来,哥弄了几个菜,跟哥喝几杯”王刚看一下他光着的身体,又恨又爱的瞪他一下“我吃过了,你自己喝吧”说着就回到自己房间。
  张哥跟进来“怎么了,兄弟,是不是还疼呢”说着,张哥脸有点红了,王刚哼了一下。
  张哥蹲在床边,低声下气的说“兄弟,都是哥不好,哥以后再也不敢了,要不,你打哥吧”王刚哭笑不得“瞧你那傻样”张哥看他笑了,也笑了,拉着他“起来吗,跟哥喝一点,哥今天晚上让你操哥,还不行吗”他脸红的说,王刚笑了“这可是你说的”张哥点点头“以后哥只让你操哥,哥不动你后面了”王刚笑着,跟他来到沙发上。
  两杯酒下肚,张哥看着他,脸红的笑着“兄弟,你真好”王刚笑了“我怎么好了”张哥羞涩的笑了“就是好,哥喜欢你”王刚笑着靠到他怀里“傻哥哥,我要你喂我吃”张哥开心的夹起他喜欢的菜喂到他嘴里“恩——我要你喂我酒”王刚撒娇的哼着,张哥忙拿起杯,王刚摇一下头,张哥一楞,王刚笑了,点一下他的嘴,他激动的喝口酒,亲到他嘴上,王刚呻吟着,亲吻着他的嘴“哥,我也喜欢你,要不我不会给你的”张哥抱紧他,亲一下“兄弟,今天晚上——哥让你操哥”。
  两个人缠绵着,吃完东西,在王刚的要求下,他抱着王刚一起进了浴室。
  他小心的给王刚擦洗着光滑的身体,为他打上沐浴露,仔细的擦着,王刚靠在他怀里,对这个占有自己的哥哥撩人的撒着娇。当洗到他屁股时,张哥小声的问“还疼吗,宝贝”王刚哼一下,张哥心疼的亲着他“以后哥都叫你操哥,哥再不敢了”王刚抓着他已经硬了的大鸡吧,捏了一下“谁叫你那么大的,差点操死人家”他亲一下张哥“哥,你操我舒服吗,喜欢操我吗”
  张哥激动的点着头,“哥真想死你身上”王刚笑了,他当然知道一个刚尝异味的人对那美妙的感觉是多么的激动,他摸着张哥那已经硬的不象话的大鸡吧,捏了一下,张哥哼一声,亢奋的看着他,抓着他胯下也同样粗大的大鸡吧激动的套弄着。王刚忍不住了“哥,我们到床上吧”张哥喘息着,点点头,把两人身上擦一下,抱着他回到了房间里。
  亲着他,张哥脸红的看着他“宝贝,哥想吃你鸡吧”王刚点点头,张哥跪在了他胯下,抓住他胀挺的大鸡吧,轻轻的舔几下,嘴亲上去“恩——哥——恩——”
  那生涩的动作却叫王刚十分刺激,张哥张开嘴,含进嘴里,困难的吮吸套弄着。
  王刚忍不住了,他叫张哥转身跨在自己头上,两个人成“69”他开始给张哥吮弄大鸡吧,一边刺激他的大鸡吧,一边把手摸到了他多毛的屁眼上。
  羞涩激动的张哥紧张的仰在床上,把自己的腿抬起来,王刚跪在他胯下,摸着他蠕动的屁眼,那褐色的肉洞敏感的收缩着,王刚哼一下,伏下头,舌头舔到
  了那毛茸茸的屁眼上“恩——宝贝——啊——好痒——恩——哥受不了——啊—
  —“第一次被人玩屁眼的张哥蠕动着,呻吟着,那敏感的屁眼收缩的更厉害了,王刚抬高了他的屁股,扒开来,亲吻着,舔弄着他完全露出的屁眼。
  “啊——慢点——恩——宝贝——啊——好胀呀——恩——”哼叫着,张哥扭动着身体,王刚的手指借着润滑油在他屁眼里抽动着,先是一根,再加上一根,那紧迫的屁眼开始变松了点,王刚拿过了比自己的大鸡吧略小一点点的假鸡吧,张哥又羞又怕的闭上眼,感觉着那涂上润滑油的假鸡吧顶到了自己的屁眼上,蹭几下。
  王刚用力,粉红色的假鸡吧顶开了他的屁眼,慢慢的插进去一个头“啊——好胀——恩——宝贝——慢点——恩——”张哥极力的忍受着那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