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色情>【夏梦系列】(全6 篇)

【夏梦系列】(全6 篇)-




  夏梦系列之一:记忆的延伸
  一
  在郭翔上高中二年级的时候,他的父母亲赴海外工作了,将郭翔寄养在他父亲的好友李哲忠的家里。李哲忠是画油画的,在这个小小的沿海城市里还有一些名气,有时候,他会让郭翔做他的模特。那是一个初夏的黄昏——
  双手被捆在一起吊在头顶上方,绳索是用藤条和花草的枝叶编织而成的,郭翔围着一块遮羞布,裸露着匀称稚嫩的身体。
  “疼吗?”李哲忠关切的问道。
  “不,不疼。”郭翔的眉头轻轻的皱着,闭着眼,可以闻见那些花淡淡的芬芳。
  “是吗……那你将身体贴近柱子!”李哲忠细心的摆弄着郭翔年青的身体。
  “你现在扮演的是古希腊的英雄。他是位非常漂亮的年轻人,很多画家都画过他。”
  他用手抚摸着郭翔英俊的脸,浓黑的眉毛,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子,还有有着坚毅棱角的嘴唇,这一切都让李哲忠着迷。“虽然你比他年轻,不过这样画出来的感觉可能会更有趣!”
  在李叔叔的抚摸下,郭翔的脸上泛起微红。“您让李可做过模特吗?”他忍不住问。
  李哲忠被郭翔的问话逗乐了。“他的年纪太小了。”李可是李哲忠的儿子,比郭翔小三岁,正准备考高中,郭翔平时还总帮他复习功课。“而且,他也不会乖乖的愿意当模特的!”
  郭翔点了点头。
  “哦,对了。这次的作品与以往有些不同。”李哲忠转身走向画案。
  “有什么不同呢?”郭翔觉得吊起来的双臂微微有些发麻,他努力掂起脚尖,让胳膊舒服一些。
  “想让看到的人都会产生好心情!”李哲忠拿着一只画笔回到郭翔的面前。
  “你准备好了吗?把眼睛闭上,微张嘴唇!”
  湿润的笔尖划过郭翔的嘴唇,“啊……”一种奇异的感觉!
  “很适合你啊。”李哲忠满意的端详了一下,又用笔尖在郭翔的乳头上圈点着。“然后是这里!”
  “——啊!好痒哦。”郭翔的脸涨红着道。
  李哲忠笑了,温柔的道:“但是很舒服吧?”
  李叔叔的笑让郭翔多少有些不自然。但是真的,在他的身体里,某一个隐秘的深处,好象正有一股热在缓慢的升腾。“恩……恩……”他羞涩的点了点头。
  “那么,下来是这里!”李哲忠忽然用手摸了摸郭翔的下体。
  “什么?!”郭翔有些惊讶和害怕。“等……等一下!”
  “你不好意思吗?”李哲忠说着话,却已经解开了郭翔腰间的屏障。“我们都是男人啊,你怕什么。而且那时的人可是常常这样赤裸着的。”
  “啊……”郭翔的裸体呈现在李哲忠的眼前,郭翔没有办法反驳叔叔的话,他虽然不是很懂,但象这样的情况下,被人注视,却使他的身体莫名的兴奋起来,初夏的阳光射进房间,沐浴在如水的阳光里的郭翔如同坠入一个神奇的梦境。
  “啊——!”他克制不住下体欲望的冲动,而情不自禁的呻吟着。
  李哲忠用手触碰着郭翔已经勃起的阳具,那根棍子更因为刺激而颤抖着。
  郭翔垂着头,低低的声音说。“对……对不起!”
  “你不必道歉的。”郭翔的阴茎在他的套弄中更加的坚硬,在阳光下,粉红色的龟头发着诱人的光亮。“你现在所感受到的舒适,将会从画像中传递给每一个欣赏这副画的人!”
  “啊——-”郭翔在花香和阳光的环绕中走向高潮。
  “七年前的那个初夏,就是因为画像才那么做的!”郭翔走进熟悉的小院子,回忆着那久远了的事情。
  一切都没有改变!院子里茂密的花草参差着,一条小径通向画室。已经是傍晚时候了,屋子里有一些阴暗,房间里的陈设也还是他离开时候的样子,宽大的画案上整齐的排放着绘画的工具。屋子里散发着木头和灰尘交织着的味道,如同岁月般的古旧,,院子里的花香被风带进画室,在潮湿的空气中缓缓的流动着。
  “你一定是忘记开关在哪里了!”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
  郭翔回过头来,只见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站在那里。“李可!”郭翔开心的笑着招呼。“你在家啊。”
  “你好久没有来过了。”李可笑着道。
  “是啊。”郭翔道。“自从李叔叔去世以后,我出了父母那里,一直都没有再回来过。这次,我是专程回来给李叔叔扫墓的。”
  “今年是父亲的五周年祭日,他要是知道你来看他,一定会很高兴的。”李可道。“晚上要住到这里哦!”
  “当然,我还有别的选择吗?”郭翔环顾着画室,回想着在这里度过的那一段时光。
  “晚饭已经做好了,不如我们在画室里吃吧。”李可回身走了出去。
  郭翔道:“要我帮忙吗?”
  李可道:“饭菜我来端,你把院子里的那张方桌搬到屋子里吧。”
  桌子是旧式的八仙桌,居然很是沉重。郭翔用力抬起来,挪进画室里。
  “你有多高?”端着饭菜的李可走在郭翔的身后问道。
  “一米八二。”郭翔道。
  “呵呵~ 真好!”李可打量着郭翔,讚歎道。
  “恩恩……”郭翔将桌子摆放好,笑着道:“有什么好的。”
  “而且还蛮有肌肉的!”李可将饭菜放到桌子上。“你在大学一定参加运动队吧。”
  “田径!”郭翔回答道。
  “哈哈~ 标准的运动家的体格。而我则随了我父亲,身体瘦弱些!”李可显的很羡慕向往。随即又道:“不过我做的菜很好吃的!这是山草菇……这是香椿……都是你在国外吃不到的东西呀!”
  饭菜真的很可口,郭翔很久没有吃的这么畅快了。
  “你也学的油画,是吗?”郭翔问道。
  “是。我继承了父亲,画的也是人像画。”李可专注的看着郭翔。
  “哦……人像画……”郭翔感觉四肢有些酸软,他想要站起来走走,刚一离开椅子,整个身体却跌倒在地。
  “对,人像画。”李可若无其事的笑着道。“而且我总是以像你这么英俊的年轻人当模特儿的!”

  二
  “你不是当过模特的吗?”李可将郭翔拖到柱子跟前,脱掉他的衣服,将他的双手绑起来吊在头顶。“当你还是个高中生的时候,你就曾经这样做过模特的吧。”他分开郭翔的双腿,用油画笔戳弄着郭翔的肛门。
  郭翔手脚无力,根本无法反抗。在油画笔的挑逗下,自己的阳具正在逐渐的勃起。“不要动!”他的话轻柔的如同呻吟。
  李可微笑着继续挑逗着郭翔。“你看,越来越舒服了吧。”他将画笔插进郭翔的肛门,慢慢的抽插着。他望着因为羞耻而闭起眼睛的郭翔道:“你很漂亮!
  很象画里的希腊英雄。英雄总是以被箭射到的姿态而被画下来的,这实在是暗示着某些事情啊。“他开始把两根手指塞进郭翔的肛门。”当然,对你我不会那么做的。“
  “啊——!”郭翔痛苦的喊着。
  李可站起身,从画案上的花瓶里取下那一束盛开的百合花。“象你这样年轻英俊的男孩,比较适合这个!”
  那束花被完全插进郭翔的身体,郭翔尽力扭动着,想要躲避。但是,绳索捆住了双手,而自己也根本使不出劲来。初夏的晚上,风有些冷,一些淡淡的花香在画室中弥漫着。
  “真想让父亲看看希腊英雄的画像!”李可看着肛门里插满鲜花的郭翔,微笑着道。“你真的非常非常漂亮!”
  “李可,你又要做什么?”郭翔的手这回被反绑在了身后。
  李可按住郭翔,让他跪在地上趴下,将屁股高高的厥起来。“不要乱动!”
  李可的话里充满了笑意。“不然天然薯的汁会溢出来的。”
  温热的汤汁倾斜在郭翔的屁股缝里。“刚才晚饭时你才吃过的,他兼具润滑和提神的效果,很方便吧。”李可用手指在郭翔的肛门处仔细的涂抹着。“哦,还有这个,小山椒!把这个放进去一定很刺激的。”
  “为……为什么这样对我?”郭翔感到下体蛰疼,他痛的喘着粗气,问道。
  “我是回来替你父亲扫墓的呀!”
  “连以前错过的都补偿回来,这就是悼念我父亲最好的方法呀。”李可道。
  “所以我在你的晚饭里下了药,因为你这样魁梧的身体,我恐怕降伏不了你呢!”
  他一边说,一边继续把碗里的小山椒塞进郭翔的下体。
  郭翔克制不住的呻吟着。
  “嘻嘻~ 看来你也很习惯这些嘛!”李可捏住郭翔的嘴晃动着道。“这边的嘴巴也很尽职的在叫床啊,而且……”他拉起趴在地上的郭翔,一把握住了郭翔坚硬挺立着的阴茎道:“这边也这么享受呢!”他从背后搂着被反绑着双手的郭翔,在郭翔的耳边轻轻的道:“来,面向前方!象以前那样玩吧!”
  郭翔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就这样倚靠在李可的怀里,任由对方的手套弄着自己的阴茎。
  “这是我父亲告诉我的。你是希腊寻求火种而被折磨的英雄,也曾是落难的王子。”看着郭翔完全挺立着的阳具,李可满意的走向画案。“你和适合扮演这样被折磨淩辱的男人啊!”他拿起一个画架子,卸下上面的铁夹子走了回来。
  “那么这次,就来扮演被逮捕的间谍,怎么样?”
  “不,不可以!”郭翔摇着头道。“快停手!”
  李可按住郭翔,将一个铁夹子夹在郭翔挺起的乳头上。“真的要我停手吗?
  这不是你来这里的原因吗?“
  “不是的啊啊~ !”郭翔否认着。“我是为了给叔叔扫墓才回来的。”
  “是这样的吗?那为什么你这几年都没有回来,而这次大老远的回来呢?”
  另一个乳头也被铁夹子钳制住了。“是什么事情牵拌着你,使你来的如此之晚呢?”
  李可捏住郭翔乳头上的两个铁夹子来回扯动着。
  “啊!好痛!”郭翔绝望的喊叫着。“请你不要再问了!”
  “那我就换个话题吧。”李可用手指拨弄着乳头夹子,笑着道:“你对这块土地,或者说这个画室,抱着怎样的一种感情呢?这里的陈设,这里的人,甚至窗外的阳光,空气中的气味,又让你感觉到了什么呢?”
  郭翔的眼角忽然闪过一丝泪的光泽。“在我来之前,我都避免去想这些事情,我不愿想起关於这个画室的事情!”
  “为什么?为什么不愿意想起呢?”李可温柔的拥着郭翔道。“有令你痛苦的回忆吗?还是有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呢?”

  三
  带有肛门塞的皮带扣在了郭翔的腰上,鶗i将肛门塞插进郭翔刚被鲜花蹂躏过的屁眼。
  “啊……”下体的涨痛使郭翔扭动着。“不……不要!”
  “你真是一个顽固的人。”李可将塞子完全插入郭翔的肛门,系紧皮带,将皮带的一端栓在郭翔反绑着双手的绳索上。“我会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明天你要告诉我你来这里的真正目的。那时,我希望你能给我,也是给你自己一个确切的答复。晚安!”他这样说着,迳自向门口走去,一边又笑着说:“尽管说晚安,我想痛苦和快感一定会让你无法入睡的。”
  画室的门关上了,剩下被刑具禁锢着的郭翔一个人呆在沉沉的黑暗中。那条贞操带使他的下体处於亢奋中,他意识到自己要带着这个整个晚上的时候,忍不住喊道:“李可,把这个拿掉啊!”
  “拿掉?”门外传来李可的笑声。“你真的愿意拿掉吗?你问问自己的小弟弟!”
  郭翔羞辱的低下头来,他的阴茎在这个皮套的伺弄下,却昂首挺立着。“啊……”稍微的移动都会使他感觉到肛门里那个刑具的存在,而这更使得自己的身体亢奋起来。“不……不要啊……”郭翔一个人在黑暗中绝望的呻吟着。
  他侧过身子,艰难的躺下来,在地板上摩擦着自己憋的涨痛的下体。“啊…
  …啊……“漆黑的房间里,回响着郭翔粗重的喘息声。
  他闭起眼睛,脑海中浮现着李可捧着那束野百合花向自己走来!
  “你知道吗?你的表情很美,很适合这些初夏的野花。”李可把野百合花插入他的身体。“看,我现在让这些花在你体内转动。”
  “啊……不……住手!”郭翔被药物控制的身体本能的挣扎着。
  “怎么了?很疼吗?”李可问道。
  “不,不是的。只是……”郭翔的脸涨的通红。“这样的姿势,我觉得很…
  …不好意思。“
  “但是感觉很好呀!”李可凝视着散乱的百合花旁边已经坚硬的阴茎道:“你看,你这边都同意了!”
  郭翔痛苦的扭过脸去。
  “说说话啊!”李可猛的将花束更深的捅入郭翔的身体。
  “啊啊……你想要我说什么?”郭翔痛的大叫着。
  “说你内心里想说的话呀。”李可抚摸着郭翔颤抖的阴茎道。
  “再用力一点……在我的屁眼那边再用力地……左右转动……你是想听我这样说吧!”郭翔因为耻辱而愤怒着,可是自己的身体却因为这话而更加的激动着。
  “那么你就来吧!插我!”郭翔感觉到了自己在走向高潮,他呼喊着:“插的再深一些……你就……好好地……蹂- 躏- 我- 吧!!!啊啊!!!”
  猛的惊醒,却是一个梦,大腿之间散落着精液的清凉,郭翔痛苦的变换了一个姿势,不安的喘息着。
  “昨晚,你好象很爽啊。”李可看见地板上的精液,微笑着对郭翔道。“虽然你消耗了很多的体力,不过真正的快乐现在才要开始啊。”
  郭翔不回答他,望着清晨的窗外那缕通明的阳光。
  “你想去那些事情了吗?你回来的原因。”李可站在郭翔的头顶,俯身审视着他。“感觉还不到位吗?”
  “你说什么?什么感觉?”郭翔忍不住问道。
  “呵呵~ 对不起,我忘了应该用你习惯的方式!”李可将郭翔拖起来,推到画室的柱子跟前。“以前常用这个柱子吧。”李可把郭翔的手从背后解开,在身前从新绑好。他见郭翔竟然没有反抗,满意的道:“我知道这个方法会让你想起以往在这里所感觉过的享受的!”他将郭翔的双手吊在柱子上方,拉动绳索,使郭翔被迫用脚尖支撑着地板。
  “啊……住手!”郭翔疼的大叫。
  “然后,是这些!”李可把一些藤条和野花缠绕在郭翔被吊起的胳膊和头顶。
  “很怀念这种感觉吧?”
  “啊……不要啊!”郭翔的声音变的软弱了,他几乎是轻柔的在说。“请…
  …请住手!“
  “和我父亲所说的一样。”李可抚摸着郭翔有些羞红的脸,动情的道:“你真的像画一样的美丽!”

  四
  “还需要一些这个!”李可拿起油画笔蘸了些淡淡的红色,扶着郭翔的头道:“来……不要动!”湿润的画笔划过郭翔的嘴唇。“真是漂亮,橄榄色的肌肤,配上一点点的红彩!然后是这里~ ”李可又把注意力转移到郭翔的阴部。“哎呀!
  我都忘记了。“他拉扯着郭翔茂密的阴毛道:”要做的完全和以前一样的话,这个可是不能忽略的!“
  “来吧!”李可将一张茶几推到郭翔的面前。“骑在这个上面。”
  被吊在那里的郭翔不禁问道:“这个……你要干什么?”
  “你难道不希望拔掉那个肛门塞吗?”李可调皮的笑着。“来吧!张开你的双腿!”
  郭翔不好意思的将双腿叉开,骑在茶几上,立刻,他那被皮带禁锢着的下体呈现在李可的眼前。
  “好,我来帮你拔出来。”李可解开皮带的扣环。“放松一点!”肛门塞被慢慢的抽了出来。
  “啊啊……啊……!”忽然的空洞的感觉使郭翔忍不住呻吟着。
  李可用手抚摸着郭翔粘湿的屁眼,笑着道:“已经这么松弛了,还是湿的。”
  他用手指在郭翔的肛门里抠动着。“不过这样刚好。”
  “啊……你做什么?”郭翔颤抖着道。
  “我要让你恢复原来的样子。”李可拿着一把剃鬚刀,开始刮去郭翔阴部那些粘湿的毛发。“就是说,当你还是一个中学生时的摸样。”
  “啊……”郭翔想逃开。
  “乱动是很危险的。”李可用手握住郭翔的阴茎,用刀片很仔细的剃去他的阴毛。
  刀锋划过身体的感觉让郭翔战栗着,他忍耐着不让自己发出呼喊,他知道就是喊也没有用。
  “流了这么多的汗啊。”李可终於站了起来。“已经好了。”他用湿毛巾擦拭着郭翔的下体。“怎么样?清爽了很多吧!”
  脸颊绯红着的郭翔,无言的注视着自己无毛的下身。
  “怎么了?你感觉有点冷吗?”立刻察觉到郭翔的身体在轻微的颤抖。
  “不……不是的”郭翔的声音很小。“那个……小……小便……我的肚子…
  …已经很……涨……了……“
  “原来是这样啊。”李可让郭翔坐到茶几上。“对不起,我没有注意道。那,就用着个吧!”他竟一只细緻的水晶花瓶拿过来,将瓶口套在郭翔的阴茎上。
  细细的水流声,淡淡的尿液注入的瓶子,郭翔闭着眼睛,忽然回到了七年前的那个夏天……
  “还没有完全和以前一样。”郭翔忽然道。“这样的水晶花瓶应该还有一个的。那个时候……他总是用花瓶……插我……”
  李可吃惊的抬起头来,看着郭翔。“对不起,是我疏忽了。”李可急忙取过另一只水晶的花瓶。“好了,然后是后面对吧?”
  郭翔看着那只熟悉的水晶花瓶,慢慢的点了点头。他被吊在柱子上的双手解开了,郭翔顺从的跪在地上,准备着接受向他迎来的不可逃避的命运……
  “你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些什么样的事情呢?”李可看着眼前这个英俊美丽如同天神的青年。“你变的那样的顽强!像盔甲一样。而这样一来,真正的你却被覆盖了!”
  “啊啊……其实,我很……怕!”郭翔在李可的淩虐中逐渐的走向高潮。
  “所以想在强烈的阳光下……早点……将这羞耻的欲望……汗水……一起蒸发掉……啊啊……啊!”
  “过去的一起都结束了!全部都结束了!”立刻动情的将郭翔拥入怀中。
  “来吧!将你许久的压抑,尽情……射出来吧!”
  被清凉的夜晚所捕获的青年,在这个初夏的清晨,在花香和微风中陶醉在记忆中他的那些如同梦幻一般的经历里,从而忘情的呻吟,快乐着……
  “这几天真是麻烦你了。”郭翔走出了那幢古老的房子。“那么我们就再见吧!”他又回头看了一眼站在画室门口的李可,“明年。再见!”
  李可因为他这个意味深长的允诺而愉快的微笑着。“再见!”
  他目送着郭翔消失在院子的门口,那段记忆也许从尘封的岁月里走了出来,也许和这个夏天的和风,花香一样,要永无休止的延伸下去吧……
  (完)

  夏梦系列之二:记忆的深处
  一
  车子在山路上平稳的行驶着,经过那幢房子的时候,郭翔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那幢房子,和房子里的那个人,自己的恨和爱,贪婪的身体和被人观赏的快感…
  …
  上高中的时候,住在李叔叔家里,每次放学的路上,走到山麓时,就会看到那幢房子。那也是一个初夏,郭翔搬去李叔叔家住一年以后,就要上高三的郭翔。
  那句让郭翔连“去那里干什么?”的疑问都无法提出来的耳语——方小彬微笑着对他说:“星期六我们一起去?”
  郭翔很意外的看着眼前这个高三的男生。
  “怎么样,去还是不去?”方小彬总是那样微笑着,郭翔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答应的。当那个周末,他如约去了那幢坐落在山麓上的大房子,背靠着开满了花的桐树,坐在方小彬的面前的石凳上注视着对方的时候,自己还是没有答案。他喜欢这个高年级,马上就要毕业的男生。
  方小彬将手里的矿泉水瓶子翻转,清凉的水泻落在郭翔的身上。
  “啊——”郭翔没有防备,衣服和裤子湿了一片。
  “吓到你了?呵呵~ 实在上太热了。”方小彬看着坐在那里显的有些慌张的郭翔。“给你看样东西。”他将一张图片递给郭翔。“这幢房子虽然被淹没在山里,但我却在这里第一次看到所谓的男人。”
  郭翔没有明白对方的话,他低头去看那张图片,立刻被震惊了。照片上是李哲忠画的那幅“受难的普罗米修司”。
  “我也吓了一跳呢。我也想像画中的人那样,让大家都看到我的身体!”方小彬很有兴致的看着郭翔呆怔的表情。“这样子虽然很羞耻,却有令人无法抗拒的快感!”郭翔看看画中的被缚的英雄,又望望眼前的同学,一时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李先生是照着你的样子画的吧!”方小彬忽然问道。“虽然画了装,但是这神情,骨架,身材却和你一模一样。”他用手指戳着郭翔的胸膛道:“还有皮肤的颜色!”郭翔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他不知道是应该承认还是否认。
  “哦,你的脸都红了。是被我说中了吧!”方小彬伸手捏着他的下巴,抬起郭翔英俊的脸庞。两个人的脸贴的那样的近,郭翔能感觉到对方同样粗重的喘息。
  “不只是你有快感,我的眼睛,还有拥有这幅油画的人也都很享受呢!”
  “拥有这幅油画的人?”郭翔自己从不知道这幅画的主人是谁,尽管有时他也提出过这样的疑问。
  “那个人就住在这幢房子里,他每天都对着这幅画自慰呢。”方小彬指了指身后不远处的房子。“今天让他见见真人,怎么样?”
  郭翔本能的摇着头道:“不,不是我,画里的人不是我。”
  “怎么可能?”方小彬开始解开郭翔衬衣的纽扣。“你的心跳好象很快呀,连呼吸都紊乱了。”上衣被脱掉了,露出郭翔矫健的身体。“不过你好象很喜欢这样做啊。夏天的午后,汗湿的肌肤被风吹干的感觉一定很舒服吧?”
  确实就如方小彬所说,但让郭翔舒服的不只是风,还有被眼前这个男生如此俯视着的快感。
  “你这里也很难过吧!”方小彬的手移向郭翔的裤子拉链。“还是拉下来比较好吧。”
  郭翔只是轻微的哼了一声,并没有抗拒。
  皮带被解开了,方小彬那只粗糙的手掌伸进他的内裤,他感觉到自己的阴茎被对方握住了。“你的这里很热啊。”方小彬一边说一边把郭翔的阴茎拉了出来。
  “看,都变红了,哈哈……还流汗呢!”
  “……”郭翔的下体在迅速的兴奋起来。衣服被完全卸落,郭翔赤裸着呈现在方小彬的面前。
  “不过,这样子都少会更舒服一点吧。”方小彬拿过那张照片,和眼前的人对照着。“或者,这个样子还是不够。那么我们就照这副画上的样子做吧。”
  “可,可这是外面啊!”郭翔忍不住道。
  “哈哈~ !这里不会有人来的,即便来了,在旁观者的注视下自己达到高潮,不是会更刺激吗?”方小彬拿过自己提来的旅行袋。“要不然,我们就去房子里边?”
  方小彬拉住郭翔的双手,反剪在背后,用绳子细緻的捆着。郭翔挣动了一下,绳子捆的很结实,裸露的身体因为兴奋而颤动着,夏天的风徐徐吹过,头顶有桐花飘落,“呜~ !”他迷醉的呻吟着。

  二
  郭翔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方小彬左右摆动着他的姿势。
  “腿要更开一点!”方小彬命令道。
  郭翔不由自主的照做着,已经勃起的阴茎完全暴露在对方的视线里。
  “再张开一点!”方小彬用手指轻轻的捏着郭翔粉红色的龟头道。“现在这个样子很好,那么我们就开始吧。”他将矿泉水倾倒在郭翔的小腹上,看着水流在郭翔橄榄色的皮肤上流淌着。“把腰再挺出来一点,稍微往后仰!”
  “是这样吗?”郭翔感觉到清凉的水划过自己的下体,流近屁股缝,流过他的肛门。
  “感觉怎么样?”方小彬看着微闭着眼睛的郭翔问道。
  “……很热,然后……我,我……不知道……”郭翔的声音很小,脸上泛着诱人的红色。
  方小彬拉过脚下的旅行袋,从里面拿出一只按摩棒来,微笑着道:“你马上就会知道的。”
  “啊……?”郭翔感到有些害怕,轻轻的挣扎着。
  “不要动。”方小彬命令道。
  按摩棒轻轻的触碰着郭翔的龟头,在他的阴茎上滑动着。“啊……”郭翔情不自禁的发出呻吟。
  棒子划过阴茎,来到他的屁股缝里,方小彬用橡胶棒在郭翔的肛门处来回的摩挲着,然后缓慢的插入郭翔的肛门。“怎么样?”方小彬轻轻的朝里推进着。
  “你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吗?”
  “唔嗯嗯……”郭翔轻咬着嘴唇,没有出声。
  方小彬开始转动着那根插入郭翔肛门的棒子。“你觉得怎么样呀?”
  “啊……”下体传来的震动使他发出愉悦的声音。“好……好舒服!”
  “那就好!”方小彬用力将按摩棒完全捅进郭翔的肛门。
  突然的痛使郭翔皱了下眉头。“啊——!”他忍不住喊叫起来。
  方小彬又转身在旅行袋里翻寻着。
  “啊!你要做什么?”郭翔看见方小彬拿着一架一拍得的照相机站了起来。
  “画上的你还是太含蓄了,而且只有那一种姿势,我们来完善他吧!”方小彬打开照相机的镜头。
  “等,等一下!”郭翔扭过脸去道。“我的样子……”
  “没有问题,我会避开脸的。”方小彬把照相机对准了郭翔的身体道。“这样就可以了吧?”
  拍了几张照片之后,方小彬又打开了按摩棒上的震动开关,那持久的震动让一时有些紧张的郭翔彻底的亢奋起来,他大声的呻吟着,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在初夏的午后,一座美丽的山麓之上。
  “啊……好……好厉害……”郭翔喘息着对不停的在拍照的方小彬道。“你从哪里弄来的,他在身体里……动的简直像……像活的一样……唔……我……我要要射了啊……啊啊!”
  “这样不是很好吗?”方小彬放下手里的相机,用手在郭翔撒满精液的身体上抚摸着。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的又一个周末,方小彬再次找到了郭翔。“你跟家里人说好了吗?”方小彬问道。
  “我跟家里人说学校春游,这个周末不回去了。”郭翔兴奋的回答道。
  “其实,我不想你在那里过夜的。”方小彬微笑着道。“我倒是喜欢看你发现太阳下山了急急忙忙要赶回家去,脸上却一副舍不得的表情。”看见郭翔不好意思的样子,方小彬大笑着拍着郭翔的肩膀道:“要知道,那是骗不了人的!哈哈……”
  放学后,两个人相约着向山上走去。
  “里面我都已经准备好了,吃的,用的。哈哈……让你好好的享受一番!”
  方小彬远远的看见了山麓上的那幢房子。“这回如你的愿了吧!”
  郭翔好奇的问道:“你认识那房子的主人吗?他怎么会答应把房子借给我们呢?”
  方小彬神秘的一笑,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径直带着郭翔朝卧室走去。房间佈置的很幽雅,宽大而柔软的双人床,床头的墙壁上挂着以郭翔为模特,李叔叔画的那副“普罗米修司”。
  “哦,他留了话给我们。”方小彬在床头柜上发现了一张纸条。郭翔也凑过去看,上面写着:上次的事情非常感谢。一般的男孩都不会知道那些大胆的玩法的。照片也非常棒!只可惜所在的地方太暗了,没办法看的很清楚……
  “啊?上次他一直在旁边偷看!”郭翔紧张的叫道。“还有我们的照片,你都给他了?”
  “所以才换来这个晚上啊!”方小彬回身迫不及待的脱郭翔的衣服。“来,我们来玩更新鲜的。”
  郭翔虽然觉得方小彬没有经过自己的同意就把照片给了陌生人,但还是很顺从的脱去了身上的衣服。“要全脱光吗?”他一边问方小彬。
  “啊!要全脱光。”方小彬回身去拉上窗帘。“仰躺到床上去!”
  郭翔已经开始觉得兴奋了,他很快的除去衣服,爬上床躺好。
  “你变的很听话哦!”方小彬取笑着郭翔,将郭翔的双手分开,用绳子绑在床头两边的柱子上。“果然你就是画中的那个人吧?”
  “不,我不是。”郭翔始终不愿意承认,他怕让方小彬知道了他和李叔叔的事情。
  “呵呵……不是就不是吧。”双脚也被分开绑起来。郭翔成“大”字形躺在床上,根本挪动不了。方小彬捏住郭翔已经勃起的阴茎,嬉笑着道:“你立刻就有感觉了,是吗?好玩的还在后边呢!”

  三
  方小彬离开了,郭翔又试着挣动了几下A没有用处,这个样子无论如何自己是无法解开束缚逃脱的。他扭动着身体,感觉到下体更加的兴奋起来。
  “接下来会更爽呢!”方小彬走进来,爬到他的两腿之间。“不要乱动了,很危险的哦!”
  郭翔看不到方小彬的动作,他感觉到自己的阴茎被方小彬提着头拉扯着,一个冰冷的东西划过自己的下体。“你在干什么?”他急忙问道。
  “人家说要看清楚一点嘛,想看向小孩子一样的呢!”方小彬扬了扬手里的剃鬚刀,然后继续刮着郭翔刚开始茂盛的阴毛。
  “啊……不要……”郭翔喊着,可是阴茎被拽着,而刀锋无情的划过,阴毛纷纷坠落。
  “为什么呢?”方小彬道。“别怕,你朝上看,一会就好了。”
  郭翔只好抬起头来,注视着墙上那幅油画中的自己。
  终於,方小彬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道:“好了。喏!这样不是凉快很多吗?”
  他用手在郭翔光滑的下体抚摸着,郭翔的阴茎被这种奇妙的感觉刺激的颤抖着,因为分泌了大量的黏液而使原本就美丽的龟头闪动着诱人的光泽。“兴奋成这个样子了!”方小彬套弄着郭翔昂扬着的阴茎道。“都尽量让你凉快了,你这里竟然还这么容易出汗啊!”
  “不要,不要!”郭翔感觉兴奋在逐渐升级。
  “是要射精吗?没关系的。”方小彬迅速拿过一个精緻的小皮套子,包裹住郭翔粗直的阴茎。“我会帮你把他止住!”方小彬扣紧皮套子上的锁扣。“精彩的还没开始呢,先射了后头就没有意思了。”
  下体被牢固的束缚着,被限制了射精,使得郭翔痛苦的呻吟着。
  “我们开始吧。”方小彬跪在郭翔的两腿之间,用膝盖撑开郭翔的大腿,手蘸了些郭翔龟头上的黏液在他的肛门处涂抹着。“这样就看的很清楚了。”方小彬将手指塞进郭翔的淡红色的肛门,郭翔的括约肌紧张的抽动着,那可爱的菊花就跟着一收一合。“好象是一个需要情人热吻的嘴唇啊!就像是在说,快插进来吧!哈哈……”这回方小彬拿出一个分成五截的按摩棒来,棒子被一截一截缓慢的推送进去。
  “啊——不!”插到第四截的时候,郭翔终於忍不住,痛的大叫起来,同时,被皮套子禁锢着的阴茎也感到了涨痛。
  方小彬没有理会,继续将按摩棒往里插。“真意外,没有想像中那么困难啊。”
  被限制了射精的阴茎在皮套子中憋的发紫,郭翔痛苦的道:“好难过……”
  “难怪,还是拿掉好了。”方小彬注意到了郭翔被折磨着却仍然顽强挺立着的阴茎,笑着道。“也许是你的老二以前都没有这样绑过的原因吧。”
  皮套子一经解开,郭翔的阴茎更加的高耸坚硬起来,被皮套勒过的印记深深的留在他的阴茎上。看着郭翔的高潮就要来临,方小彬不失时机的拿起照相机。
  “不,不——”郭翔将头扭向一边。
  “放心啦!我不会拍到脸的。”方小彬在郭翔射精的瞬间里按下了快门。
  第二天的清晨,郭翔见到了这个房子的主人。那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白皙的皮肤,修长的身体,穿着很舒适而得体,带着一副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
  当时,郭翔刚朦朦胧胧的醒来,他的手脚整晚上都被绳索绑在床的四个脚上,忽然看见眼前的人,他还以为是方小彬。
  “小彬,我想上厕所!”郭翔对那个男人说。
  男人笑了,那神情有一种很真纯的魅力。郭翔也发现眼前站着的是一个陌生人,对於自己这个摸样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男人也发现了郭翔的窘迫,连忙道:“不要怕,我叫安海,是这个房子的主人。我很喜欢你拍的那些照片!”
  “我们三个人一起玩吧。”方小彬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这样不是更有意思吗?”
  安海看了一眼郭翔,微笑着道:“我看还是算了。他也许会不好意思的。”
  方小彬走到郭翔的面前,替他解开手脚上的捆绑道:“你刚刚不是说要上厕所吗?我们现在就带你去!”
  郭翔往卫生间去,却被方小彬拉住。郭翔问道:“要干什么?”
  “安大哥又拿了好东西来,等一下你就可以……”方小彬将赤裸着的郭翔拉到了屋外。“哎呀,你就不要多想了。往水池子去,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看着两人的背影,安海迟疑了一下,还是跟了出去。

  四
  山上的清晨还有一些冷,郭翔跟随着方小彬,安海走在最后面。迎面吹来的风抚摸着郭翔赤裸着的身体,他甚至可以想像后面那个人的目光在贪婪的盯着他。
  郭翔没有因此感到厌恶,相反,他甚至有一些兴奋。
  “到这里就可以了吧。”方小彬在水龙头前的小水池前停了下来,他让郭翔面对着水池,然后从身后将郭翔抱在怀里,用手揉动着他的阴茎。“憋的很难受吧?”
  “啊……啊啊……”那个人的目光使郭翔怀着一种羞耻的亢奋,他克制不住的呻吟着。
  方小彬从衣兜里拿出一节黑色的质地很硬的细绳,握住郭翔的阴茎,掰开马眼,将绳头轻轻插了进去。“照相就交给你!”他对一边眼睛里满是欲望的安海说。
  “啊……好痛,小彬!啊……不行!”郭翔被涨痛,憋闷和一点点的麻痒所包围着,阴茎反而更加的坚硬起来。
  “安静一点!”方小彬命令道,同时手里的绳子更深的插入郭翔的尿道。
  “感觉怎么样?”方小彬用手指头撚动着绳子。
  “啊……嗯嗯……”郭翔在痛和快感之中煎熬着。
  绳子又一点一点的抽出来,伴随着安海按动照相机快门的声响,尿液也滴滴答答的落入他脚下的水池。
  “我们也要让后面解放一下才行啊。”方小彬拿起水管旁边的一根皮管子,将一头套在水龙头上,另一头塞进郭翔的肛门,他捏住皮管子的中间,打开阀门,等水压足够大的时候,突然放开皮管子,一股激烈的水流注入郭翔的身体。
  “啊——!”郭翔被这突如其来的水流冲击,大声的叫喊起来。
  “水很冷吗?”方小彬按住挣动的郭翔,用手抚摸着郭翔开始涨起的小腹。
  “真是不可思议,明明水这么凉,而你这里却还是热的不得了。”他的手划向郭翔始终挺直的阳具,拉在手里熟练的套弄起来。
  “小彬……”安海举着照相机站在郭翔的面前,郭翔不好意思的将脸埋向方小彬的怀里。
  方小彬猛的从他的身后揪住他的头发,将他的脸迎向镜头。“装什么?!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方小彬冷漠的道。“自己手淫!”
  郭翔挣扎着,插在肛门里的皮管子掉落了,清凉的水顺着大腿倾泻出来。方小彬将郭翔拽到水池边上,让他坐在高台子上。这种羞辱让郭翔的整个身体被性欲焚烧起来,他用手使劲掳动着自己的阴茎。面对着一个陌生人和那个漆黑的相机镜头,这一切都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快感。随着高潮的来临,他喘息着道:“求求你……全部……拍下来!都拍下来吧!!!”
  那个夏天的回忆,至今仍然让郭翔的脸象着了火一样的发红!
  回想在那个山麓上发生的一切,郭翔隐约觉得,也许都如同命运一般,是无法抵抗的吧。
  (完)

  夏梦系列之三:心锁
  一
  方小彬高中毕业那一年的暑假,郭翔从李哲忠家搬了出来,和方小彬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合租了一套公寓。
  “收到礼物了吧?郭翔。”电话里那个男人的声音很陌生。
  “你是谁?”郭翔刚进房子,手里还拿着一个放在门口的盒子和一封信。
  “你在说什么?”
  “哦!你该不会是忘了吧。”那个男人的声音低沉而邪恶。“昨天,你不是还很想要的吗?”
  信封里面是一张照片,郭翔赤裸着躺在床上,用方小彬的内裤按着自己的私处手淫。这是发生在昨天晚上的事情,搞什么,这个人从哪里弄来的照片?
  方小彬毕业以后,在一家报社里找到了一份记者的工作,五天前去了农村做一个实地採访。“这次的採访我很有兴趣,对我来说也很重要。”方小彬临走的时候对依依不舍的郭翔道。“工作结束之后,我也会尽快赶回来陪你的!”
  这一定是惩罚!郭翔看着手里的照片想道。因为自己背着方小彬不小心做出这样的事情。
  “你们合租公寓已经有四个月了吧?”电话里的人好象对自己很熟悉。
  “你怎么知道?”郭翔忍不住追问。
  “你的朋友虽然只是外出几天,但是你大概已经忍耐不住了吧!”电话里的人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继续的叙述着郭翔的隐私。“你想被他的指尖轻抚,你的身体想被他的视线仔细的欣赏,欣赏你的每一寸皮肤,想被他的嘴唇狠狠的吻,吻遍你的全身,是这样的吧?”
  “你是谁?你究竟是谁?”郭翔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他拿着电话喝问着。“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换成是我的话,我会温柔的轻抚你的身体,将你羞怯却有热烈的样子仔细的看个清楚。”那个男人用淫秽的语气描绘着。“怎么样?被不知名的男人的视线紧紧盯住的感觉怎么样?”
  郭翔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他猛的挂掉电话,将那张照片连同信封一起撕的粉碎。他将电话转换到录音控制上,然后走进浴室。他扭动开关,在细密的水珠下,郭翔无助的将脸埋在双手里,呜咽起来。身上的衣服很快就湿透了,他就坐在浴缸中,慢慢的整理着被这个神秘的电话搞的纷乱的思绪。
  如果换成我……我会温柔的抚摸你的身体……
  郭翔的脑海里总是回想起那个男人的声音,他用手指触摸着自己的脸颊,回味着那个电话里的人的每一句话:……将你羞怯却有热烈的样子……仔细的看个清楚!!!
  郭翔开始脱下身上湿漉漉的衣服,一边想像着自己的手就是那个男人,在自己橄榄色的肌肤上热烈的搜索着。
  被不知名的男人的视线紧紧盯住全身的那种快感,让他兴奋的浑身颤抖着,他的呼吸都跟着急促起来。“我……我在干什么?”当郭翔意识到自己正赤裸着站在浴缸里手淫的时候,他在心里绝望的呐喊着。
  在浴室里,如果在这种地方被那个男人看到的话……可是很奇怪,郭翔明知也许会被那个男人看到,可是他却因此更加的兴奋起来。郭翔一边掳动着自己的阴茎,一边将另一只手伸向自己的后庭。持续的欲望使他控制不住自己。
  电话在这个时候又疯狂的响了起来。
  郭翔没有理会,电话机是父母从国外带回来的,有录音功能,如果是方小彬的话,他会去接听的。
  “……嗨!郭翔。”电话里又是那个男人的声音。“看的出来你很想要啊!
  呵呵~ 你为何要隐瞒自己的欲望呢?“
  郭翔被这个声音震惊了,怎么会?他怎么知道的!郭翔下意识的用手遮住自己仍然兴奋着的下体。
  “你刚刚做的我全部都看到了。”电话里的声音带着嘲讽的笑意。“你现在用手遮住的地方是不是已经无法忍耐的发热了?”
  郭翔的身体开始颤抖,他望向浴室的视窗。
  “哦,你找不到我的。”电话里的人得意的说。“就这样,不要再忍了,也不要待在这种狭小的地方。到你昨天也非常享受的地方去,把你的身体所有的秘密,让我看个清楚吧!”
  那个声音的诱惑使郭翔无法抗拒,他慢慢的站起来,走出浴室。
  “坐在朝向阳台的位置,把双脚大大的分开!”那个声音命令着。
  卧室通往阳台的门大开着,郭翔坐到床边,面向着阳台将两腿分开。
  “就是这样。哈哈……好景致!”那个声音得意的笑着。
  “啊~ ”郭翔绝望的呻吟了一声。“求求你~ 够了!饶了我!”
  “你在说什么?”电话里的男人立刻打断了他的话。“不是才刚开始吗?你刚才做的一切不就是为了现在的快感吗?哦,还有我送给你的礼物!”
  郭翔回身拿过那个盒子,慢慢的拆开。
  “首先是润滑剂!把它涂满全身。”那个声音变的冷酷。
  郭翔从盒子里取出那个润滑剂的瓶子,倒一些在手心上,开始在身上涂抹着。
  “喂!你忘了那里了。”
  郭翔连忙用满是润滑剂的手在阴茎上套弄起来。
  “是更下面一点啊。”看见郭翔的手伸向肛门,那个声音才道:“对,就是那里。”
  郭翔的手指在肛门里戳弄着,忍不住呻吟起来。“啊……”
  “手指再往里面一点,伸进去啊!”那个声音也开始颤抖起来。“你看,很容易就进去了啊。经过手指反复的进入之后,你的入口已经变的很柔软了。现在,就把另一个礼物装进去吧!”
  那是一个皮革制成的贞操带,郭翔将带子系在腰上,中间的皮带上镶着一根假阴茎,他知道是要塞入后庭的肛塞,可还是问道:“这个要放进去吗?”
  “是的。”果然那个声音道。“现在的你应该可以毫无痛苦的把它放进去的吧。”
  郭翔没有出声,将假阴茎对准自己的肛门,借着润滑剂的作用,一点点的将假阴茎推入身体。
  “你看,很简单吧!还没有做完呢!装好的话,皮带上的扣环会发出声音的。”
  那个声音又道。
  “是,是这样吗?”郭翔将身后的皮带扣进锁环里,按下机关。“吧嗒~ ”
  一声,扣环锁住了。
  “没错!”那个人笑着说。“这样我们就可以开始了。”
  与此同时,下体突然的震动使郭翔吓了一跳。“啊————!”他失声叫了出来,并用手试图拉开身上的贞操带,解救此时被折磨着的身体。
  “你用手是拔不开的,比起挣扎,现在的感觉应该是更兴奋才对吧。”那个人已经完全控制了局面,悠闲的道。
  那个假阴茎在身体内持续的震动使郭翔的身体迅速的兴奋起来。他一边想甩脱对方的控制,一边却在对方的控制下呻吟起来。
  “这种震动的频率不够吗?”随着那个人的话,郭翔感觉到下体的震动更加的剧烈起来。他痛苦的扭动着身体,叫喊道:“啊~ 住手!”
  “你那算是反对吗?看你的那里已经很有感觉了。”
  真的,贞操带勒紧在郭翔的身体上给他一种奇异的快感,他情不自禁的将露在外面的阴茎握在手里套弄着。那个声音始终在耳边萦绕,“不要考虑别的事情,让你自己快乐吧~ !”
  在走向高潮的一瞬间,郭翔忘形的颤抖着他美丽的身体,忽然间问自己:“为什么?做这种事情如此舒服呢?”
  “要怎么弄才能把这个皮带卸下来呢?”已经完全屈服了了的郭翔问道。
  “你住的公寓下面有一个公园吧,钥匙就在那里面。明天晚上九点,你到公园的西门口来!”
  “啊?!明天……”郭翔急忙要争辩的时候,对方的电话已经挂断了。身体里还留着那根粗直的阴茎,他茫然面对着这个夏天的夜晚……

  二
  郭翔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来这个地方。
  虽然已经是夏天,可九点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公园中那一片茂密的树林更显得幽深。
  郭翔看到树林里有人影晃动,就慢慢的走了过去。
  突然,身后有人抱住了他,并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呜~ !”
  郭翔来不及挣扎,又有几个人从黑暗里沖了出来。“要懂事一点啊。”身后的人道。“你想要钥匙吧?”
  捂住嘴巴的手松开了,郭翔不敢叫喊,默默的点了点头。
  “不会对你粗暴的,你尽管放心吧。”那个人说着话,用一块布蒙住了郭翔的眼睛。“感觉怎么样?”那人从身后反剪着郭翔的双臂,笑着问道。
  有人用手在抚摸他的裤裆。“啊……”郭翔忍不住叫了一声。
  “被那个粗暴的东西塞在里面一整天,兴奋的发抖了吧。”这个人的手极不安分的在郭翔的身体上游动着。
  “你……你们到底是谁?”眼前一片漆黑的郭翔无助的问道。
  “我们是他的朋友,他请我们一定要让你舒服一下。”一个人回答道。
  “只有声音是不能让你满足的吧。”另一个人道。
  郭翔感觉到几只手在试图脱掉他的衣服,强烈的恐惧使他挣扎着道:“呀啊……你们要做什么?不能在这种地方……”
  一只干硬用力的手捏住了郭翔的下巴,一股浓烈的烟草味迎面扑来,郭翔被呛的咳嗽起来。“什么叫这种地方?”那个人将满是烟味的嘴巴凑近郭翔的耳朵道:“你最好给我放老实点。”
  郭翔还试图挣扎,可是双手被反剪在背后,他根本无法阻止这几个人的举动。
  郭翔被拖进树林里,仰面朝天的按在一块石几上。
  “你是想在这种地方万一把衣服弄髒了就糟了,是吧?”一个人说着,开始去脱郭翔的牛仔裤。
  手脚被控制着,很快裤子被脱掉了,露出勒在他身体上的那条贞操带。而在挣扎的过程中,郭翔的阴茎早已经昂扬了起来。
  “你看看,昨天晚上光靠这个就这么舒服了。”其中的一个人对同伴道。
  “到现在还这么兴奋。”
  “这样还真不得了。”另一个人道。“一直维持着这样他还真忍的住啊。”
  “所以说,我们一定要让他爽一下才行啊。”之前的那个人用手握住了郭翔的阴茎摆弄着。
  “啊……”郭翔挣动了一下。
  “你放心吧,会帮你把皮带打开的。”那人说着话,果然打开了郭翔带着的贞操带上的锁扣,那人一边把假阴茎从郭翔的身体里拔出来,一边道:“这样做好像是有点残忍,看起来你好象忍耐的很辛苦啊。”
  郭翔忍耐着不发出声音,只到那只可怕的棍子完全离开他的身体。
  “现在开始,就让你好好的舒服一下。”那个人接着道。
  一些粘湿清凉的东西被涂抹在他的阴茎四周,郭翔惊惧的道:“你们还要干什么?”
  “现在不要动哦,刮伤这么重要的地方就不好了。”一个人开始用剃刀刮去郭翔阴部的毛发。
  郭翔紧张的透不过气来,他的身体因为剃刀划过所带起的冰冷而战栗着,然而阴茎却因为这种顺畅的摩擦而更加的坚硬。
  “你比想像中还要敏感啊。”领头的人轻笑着道。“现在就帮你把所有会妨碍的东西都去掉。这样一来,我们也可以放手做个痛快了。”
  “好啦!”一个人道。
  郭翔才松了一口气,却听领头的人道:“接下来是后面。”於是,他的双腿被从两边拽起,拉向头顶,使得他的屁股完全暴露在众人面前。肛门附近的阴毛很快就被剃掉了,那人用手抚摸着郭翔光滑的皮肤道:“变的很乾净了,这样直接接触的话,感觉应该更强烈吧。”他一边说,一边把拇指按进郭翔的肛门。
  郭翔因为这突然的动作而痛哼了一声。
  “好了,把摄影机再靠近一点!”那个人说。
  “啊!什么——”郭翔的身体扭动着。“等一下,刚才的全部?你们——”
  “那当然。”旁边是一片讥笑的声音。“被不认识的人的视线锁定的感觉不错吧。”
  郭翔的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旁边的人又道:“昨天的也拍下来了,你不是觉得很舒服吗?你现在瞭解了吧。”那个人拍打着郭翔的脸颊。
  郭翔屈辱的点了点头。
  “用这个,可以看的清楚点。”随着一个人的说话,一根燃着的蜡烛被插在了郭翔的肛门里。“想看仔细这样刚刚好。”
  “你看,你也会很开心吧。”有人在逗弄着郭翔的阴茎。“这样真是一举两得。”
  郭翔的两条腿被按住,膝盖顶在仔细的胸膛上,他的大腿内侧感觉到了蜡烛的热力,禁不住颤抖了一下。一滴蜡油滴在了他的小腹上,“啊……”郭翔轻轻的呻吟着。
  “你看这附近都被照清楚了。”插蜡烛的人还在得意的道。“真的很漂亮啊!”
  “乱动的话蜡烛会滴到你哦!”一个人命令着道。“屁股朝上面一点。”
  “嗯……”郭翔尽力的抬起身体。
  那人好象很满意,於是又道:“那么,最后的部分就让你自己来做吧!”他将一个金属套交在郭翔的手里,并示意放开郭翔的双手。
  郭翔拿着冰冷的金属套子,一时不知道对方的意图。
  那个人道:“用这个把你那里锁起来。”那人用手指摩擦着郭翔高昂着的阴茎头。“兴奋成这样的棍子应该很想被握紧吧。”
  郭翔用手摸着那个阴茎套,觉察到那东西可能也是通电的,於是有些迟疑。
  那人将郭翔肛门里的蜡烛又朝里按了按,身体晃动,滚烫的蜡油流了下来。
  “再不快点的话,蜡烛烧下来,你这里可以糟糕了。”
  “呜……啊……”郭翔被烫的不断的呻吟着,连忙把金属套扣在自己勃起的阴茎上,按上扣环。“这……是这样弄的吗?”
  “做的不错,果然很棒啊!”那人说着话,按动手里的控制开关。
  立刻,那个金属套开始剧烈的颤动起来。
  一阵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啊……啊……啊!!!”
  “真是很好的表情啊。”那个人讚歎的道。看见蜡烛越来越短,那人拔去插在郭翔肛门里的蜡烛。“这边这样有点太残忍了。”
  “呀……请不要拔出来啊。”插蜡烛的那人想阻止,好象又不敢附逆对方,歎息了一声道:“真拿你没有办法。”
  那个人将满盛的蜡烛油滴落在正在逐渐走向高潮的郭翔的肛门上。“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啊……啊……啊!!!”与此同时,郭翔的精液从被禁锢着的阴茎中激射而出。
  “这次拍了很棒的片子。”一个人道。
  “片名叫什么好呢?”有人问。
  “就叫《淫乱少年的夏夜》,怎么样?”另一个人道。
  “这个一定会卖的很好吧。”几个人同时笑了起来。
  “不要这样。”郭翔哀求着道。“我求求你们,不要让这个流出去……”
  “这个就要看你明天的表现了。”那个人道。“明晚七点,到写在你上衣口袋里的地址来。”
  按住郭翔的人松开了手,郭翔急忙取下蒙在眼睛上的布。“等一下!”
  那群人却已经消失在夜幕中,郭翔一个人坐在石几上,再次陷入了迷茫。

  三
  第二天黄昏的时候,郭翔按照纸条上的地址找到了这个偏僻的录像厅。
  今天晚上方小彬就要回来了,郭翔自己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
  一边和方小彬住在一起,一边却瞒着他做这些事情。
  录像厅里面简陋而且昏暗,看不出来究竟有多少人坐在里面。正在播放的竟然不是单纯的同志电影。郭翔的心里突突的跳着,找寻到纸条上写明的位置慢慢的坐了下来。
  “求求你,饶了我……”
  “你这里也很想要吧。”
  “你胡说什么!”
  “你忍不住了吧?从表情上就看的出来。”
  “住手!”
  录像上的对白让郭翔的脸涨红着,他定定的抬头去看萤幕上的画面。
  一只手忽然搭在了他的腿上。“谁……”郭翔一惊。
  “不要吵。”坐在他左面的男人低声说。“你想要那卷带子吗?”
  右边的男人也将手伸了过来。“昨天晚上那样很舒服吧。”
  “把腿分开!”左边的那人命令道。
  郭翔只能照做。
  “想起来了吗?”右边人的手在他的身体上抚摸着。“哦……已经开始兴奋了。”
  录像上的两个人已经纠缠在了一起。左边的人看着录像上的画面,笑着道:“会让你跟他一样舒服的。”
  郭翔感觉到身体异样的变化,他紧张的道:“不是要在这里吧。”
  左边的人扭过头来看了一眼郭翔,又专注的去看录像了,只是沉声道:“把你的裤子脱下来!”
  “在这里?在这种地方?”郭翔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你昨天晚上就是在那种地方做了那种事情啊。”右边人的手伸进郭翔的衣服里抚摸着他光滑的皮肤。“难道你不想要那卷带子了?”
  郭翔没有再说话,而是默默的将裤子脱了下来。黝黑的录像厅里也不知道有几个人,他用腿遮挡着私处,低垂着头等待着陌生人的发落。
  “看起来真不错。”右边人的手滑向郭翔的小腹。“可是脚要再张开一点,让我们看看昨天晚上替你加工的地方。”
  “双手把自己的腿抬起来,用那种姿势恳求我们。”左边的人继续命令道。
  “怎么做,你应该之前就知道了吧。”
  “请你们……”郭翔抱着双腿抬起来,把阴部暴露出来,怯懦的说。“请你们仔细看看我那里。”
  “很听话嘛。”左边的人笑了。他用手逗弄着郭翔被剃掉了阴毛后的下体,摆弄着他已经勃起的阴茎。“这样多好,象小孩子一样。”他的手指又滑向郭翔的肛门,慢慢的戳了进去。“后面也这么光滑了。呵呵~ 把我的手指都吸进去了。”
  郭翔尽量忍着不发出声音,但是痛苦的表情还是让旁边的人兴奋起来。“看你一副不满足的样子,我看你很想被操吧。”右边的人从口袋了拿出一串珠子。
  “这个东西怎么样呢?”
  那是一串指头弹大小的木质珠子,用线绳穿在一起。“把这个塞进去,你看怎么样?”
  郭翔的脸一阵阵的发热,他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不,不要。”
  “没问题,塞的进去的。”左边人的手指仍然在郭翔的肛门里插弄着。“你这里也觉得寂寞吧?”
  不等郭翔回答,珠子被塞进了肛门。“就是这样……腿部再往上抬一点……
  好……几乎要全部塞进去了……“
  “啊……啊啊……啊……”郭翔紧紧的抱拢着双腿,极力的忍耐着。
  珠子还剩下几颗的时候,那两个人终於停手了。“觉得怎么样?”左边的人问道。“一直到直肠都被整个塞满了吧。”
  郭翔微闭着眼睛,体味着那涨痛带来的快感。“恩……啊……好好舒服……”
  “塞进去很舒服没错,你知道把它吐出来的快感吗?”右边的人一边说,一边用刀子割断了珠子上的线绳。
  什么时候,录像已经放完了,四周好象有很多双眼睛在注视着他。但整个放映厅里却安静的只有郭翔急促的呼吸声音。
  在他们的面前打下一道光束,右边的人拉过一个茶几来。左边的人命令道:“趴到上面去。”
  郭翔慢慢的站起来,爬到茶几上,用手握住一边的茶几腿。
  “从这里看,是个不错的画面呢。”左边的人笑了笑道。“现在用力把那些珠子排出来吧。”
  郭翔挣扎着道:“这,这怎么可能?”
  “你看看萤幕吧。”右边的人哈哈的笑着。“让摄影机再靠近一点。”
  郭翔忙抬头去看,只见投影上正是自己下体的特写,肛门中挂下来的珠子因为他括约肌的收缩而晃动着。
  “懂了吗?好好的照做!”左边的人对呆呆的看着萤幕的郭翔道。“这样会很舒服的,而且我想你也很希望这样吧。”
  郭翔也被萤幕上那裸体带来的快感所佔据,他收缩着肛门,将珠子一颗颗的挤出来。“是,是这样吗?”他轻轻的问道。割断了线绳的珠子纷纷落下,发出一阵淩乱的声响。
  一切结束的时候,郭翔几乎绝望的趴在了茶几上。在这么多人面前做这样的事情,他感到羞耻,然而他的身体却因为这奇特的环境而始终高亢着。
  “旁观的人比在花园里多了好几倍,比起那时你也更有快感吧。”这个声音很熟悉,郭翔猛的回过头来,就看见微笑着的安海。
  “是你,怎么是你?”郭翔震惊的看着这个文质彬彬的男人。
  “看你这里变的多么兴奋啊。”安海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而是用手拨弄着郭翔坚硬的阴茎道:“这么舒服吗?可是让你高潮的情节现在才开始啊。”
  郭翔忽然感到一根棒子侵入自己的身体,不禁失声道:“啊……做……什么……”
  “是按摩棒!跟刚才的感觉完全不同吧?”
  啊!那个声音,那个电话里的声音。郭翔挣扎着抬起头,他看见了那个人,站在安海身边的一个高大的青年人。
  那个青年用一种温柔的眼光注视着他。
  郭翔一时间呆呆的望着眼前的青年,他的浑身因为情欲里夹杂着的惊喜而颤抖起来,他的脸烧的通红,但是自己却没有知觉,那个青年如同天神一般的高高在上,而使郭翔的心里生出一种仰望的卑微的情绪。
  “不说说你的感想吗?郭翔。”青年人微笑着道。“还是已经舒服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那手指触碰着郭翔的阴茎,远比电流刺激的感觉强大,郭翔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可你的这里不肯安静